10位紅衣美人驚豔時光:劉詩詩翩然起舞,熱巴出水芙蓉「讓人憐惜」,林青霞封神當之無愧

最近被超越妹妹這組美圖刷屏了。

照片中的她一身極簡古風紅裙,妝容清淡,乍看過去只有唇頰處透出些淡淡的紅。

但在光影的加持下,她整個人宛如誤入凡塵的神明少女,就連髮絲都在發光。

一身紅衣配上一方雪白毛皮,整個人素到了極致,也靈到極致。

不論是河邊掬水——

還是草原回眸——

都讓人驚歎這一身紅衣的她,美到脫俗。

在小編的記憶裡,還有不少古風美人都以一襲紅裝驚豔一段時光。

如朱砂痣,如紅玫瑰,不會凋謝,銘刻在心中。

借此機會,小編帶大家來盤點一下,那些年驚豔過我們的古風紅衣美人。總有一個人,曾讓你屏住呼吸,驚歎于她的絕豔。

劉詩詩雪中執梅,翩然起舞,清冷動人

劉詩詩是天生的古裝美人,眉目清冷,笑起來卻溫暖和煦,不論什麼色彩,她都能駕馭得很好。

一身白裳,那個只想修仙的辛十四娘走出了聊齋。

一襲藍色廣袖流仙裙,讓龍葵成為不少人的白月光。

而黃衫女子的翩然乍現,讓人領悟古墓派「仙女」的美貌。

可小編最愛的,一定是劉詩詩在《步步驚心》裡的絕美紅衣。

再來一張,建議反復欣賞。

劇中是只存在于四爺想象中的起舞若曦,黑夜,白雪,篝火,紅裙,美得不可方物。

雖然故事裡的若曦和四爺愛而不得,但好在故事外的劉詩詩和吳奇隆恩愛甜蜜。

大概是因為命運也願意偏愛美人吧。

李沁長袍曳地,高貴華麗,睥睨眾生

李沁給人的感覺一直是清麗如芙蓉,脫俗似百合。

但在《楚喬傳》中,她經歷種種磋磨,從一個不諳世事,心裡只有風花雪月的單純公主,

變成大權在握,睥睨眾生的反派。

小編實在是恨不起來黑化後的她,畢竟看多了瑪麗蘇女主,「瘋批美人」實在帶感。

而李沁也憑藉元淳這一角色,顛覆了觀眾覺得她只能演小白花的刻板印象,打開了全新的戲路。

陳瑤蒙面起舞,烏髮雪膚,動人心神

陳瑤的古裝造型,每看一次,都能感受到別樣風情。

明明是小巧精緻的長相,一旦遇上紅裝,柳葉眉,櫻桃嘴,星眸瓊鼻,每一處都變得驚豔。

特別是當她一身紅衣在席間翩然起舞,步履蹁躚中,每一次頓足都像是踏在了觀眾的心尖上。

除了出塵的美人,懵懂的少女陳瑤也能將其也能駕馭得很好。

《無心法師》中她一襲紅斗篷,膚白勝雪,烏髮似墨。

像不諳世事的小女孩,也像禍亂蒼生的魔女。

至今依舊是小編心中「白切黑魔女」形象的標杆。

希望瑤妹能多多嘗試好的古裝角色,滿足我們這些顏狗的卑微願望。

熱巴出水芙蓉,天然雕飾,楚楚可憐

最適合熱巴的顏色,一定是紅色。

因為熱巴是典型的精緻豔麗濃顏系五官,這樣的長相和熱烈的紅色適配度極高。

《三生三世十裡桃花》中她的一襲宮裝嫁衣,一個不經意的垂眸都能讓人明白「六宮粉黛無顏色」的深層含義。

可比起繁複的服裝與華貴的釵環,小編私心最喜歡的還是她拋卻過多鉛華雕飾,最本真的模樣。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形容的不僅僅是清麗芙蕖,也有似火紅蓮。

熱巴從水中躍出的那一刻,像久居海底的美人魚,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就像是男子的戰損造型總能讓人驚豔,美人落難總是格外讓人憐惜。

劇中她被困天牢,釵環盡褪,只有紅裙紅唇,映照美人紅妝。

不過熱巴很吃造型,同樣是紅衣,《烈火如歌》裡,她緊貼頭皮,不施粉黛的扮相就十分違和,讓人誇不出口。

相較而言,熱巴還是更適合有劉海的造型,能夠掩蓋缺點,放大五官的美貌。

張天愛大氣明媚,美得熱烈,笑得爽朗

你或許沒看過《太子妃升職記》,但你一定刷到過張天愛的這一組紅衣圖。

明明置景、服裝都簡陋到了極致,可劇組的另類美學卻把張天愛的大氣明豔發揮得淋漓盡致。

她正在拍攝的《阿麥從軍》是《太子妃升職記》的續作。

其中也有紅衣扮相,可以預見開播後必定會有一番比較。

這部劇中女主阿麥的人設是張天愛一貫拿手的帥氣女將軍,期待她的紅衣新造型能讓我們再度眼前一亮。

佟麗婭一舞成名,傾國傾城,應當如是

佟麗婭也尤為適合古裝。

現代造型的她的確美麗,但五官的優勢卻沒辦法被百分之百發揮出來。

她的古裝完美適配于文字裡的「禍國妖妃」,稱一句傾國傾城也不為過。

不論是鼓上起舞趙飛燕——

還是央視舞臺一舞傾城——

更或者驚豔到小編的《愛無痕》造型,都是驚鴻一瞥,令人難忘。

(插播一句,據說這部劇多年未播是因為母帶被偷了……偷了……了……)

佟麗婭的紅衣古裝從未讓人失望。

但她似乎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優勢,近些年接的古裝劇越來越少。

求求美女不要浪費自己的美貌,多去演演絕世美人,少在狗血套路劇裡打轉。

彭小苒紅衣烈烈,打馬而來,驚豔歲月

2019年的「絕世甜劇」《東宮》裡,彭小苒所飾演的曲小楓成為無數人的意難平。

最初的她一身紅衣騎裝,打馬而來,笑靨如花。

那是屬于西洲九公主的無憂時光。

這裡她一襲紅紗裹滿全身,低頭垂眸,似有千言萬語欲說還休的場景,也堪稱經典。

除了異域風情的紅紗,大漠兒女標配的皮草騎裝,她也能完美適配,穿起來亦是嬌俏活潑,萬般靈動,被不少觀眾親切地稱呼為」女兒「。

不過彭小苒似乎有些後勁不足,小楓之後再無什麼出圈角色。

近期播出的《君九齡》也顯得平平無奇,沒什麼水花。

期待她的待播劇《九州·朱顏記》,雖然這部劇的路透中她的造型時好時壞,但好在班底不錯,不知道播出後,能不能再現當時「全民叫女兒」的榮光。

白鹿城牆脫簪,傾世紅衣,終眠白雪

從前提到白鹿紅衣,小編想到的是《招搖》裡的那個亦正亦邪路招搖,一身紅衣邪魅肆意。

可現在提到她的紅衣,腦海裡浮現的是《周生如故》大結局裡她的火紅嫁衣。

白鹿所飾演的漼時宜經歷巨變,師姐、師父為人所害,自己卻囿于家族榮耀而不能報仇,甚至還要嫁給幕後黑手。

于是她選擇在封妃之日,著一身如火嫁衣,卸下不屬于自己的釵環首飾,

從城牆一躍而下,傾城絕色最終掩于大雪。

這一幕堪稱「BE美學」的巔峰,「血洗」B站。

一句「周生辰,我來嫁你了」,不知讓多少人哭濕了枕巾。

林青霞舉杯痛飲,東方教主,更勝男兒

紅衣美人,林青霞是無法超越的經典。

上述的美人,不論是何種風情,卻都只是單純的女性之美,但林青霞的東方不敗卻有一種超乎性別之外的美。

有女性的明豔大氣,

也有男性的肆意張狂。

這樣的角色是一個時代的標籤,也是一輩人的回憶,被送上神壇理所應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