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丞琳夫婦霸氣辟謠失婚!被「胡扯造謠」氣到了,楊丞琳結婚3年備受寵愛,她的底氣在哪里?

今天來嘮嗑一下前幾天傳的沸沸揚揚的李榮浩出軌事件。一貫不正經的李榮浩,最近發出一封嚴正聲明,說自己被「胡扯造謠」氣到了。

妻子楊丞琳轉發滅火,一句「不氣不氣」,還有點哄孩子的味兒。

這是發生了啥?看著搜索結果,很難不笑出聲——營銷號爆料,李榮浩出軌吉克雋逸,楊丞琳現場捉奸。最幽默的是這句:這輩子不會再相信瞇眼的!

且不說爆料方嘴巴一張一閉,什麼實錘都沒有。小夫妻倆前兩天才一同獻愛心,給上海疫情中的獨居老人捐物資。

「第三者」吉克雋逸也立馬否認了。雖說姐以前的手機屏保是李榮浩,但那只是對偶像的愛,早在官宣結婚那天就原地脫粉了啊喂!

從各個角度看,都是一樁「狗都不信」的烏龍吧?但你耐不住有些朋友魯豫附體——真的嗎?早晚的事吧?

更早一點,還有懷疑他倆是形婚的。

大S和汪小菲失婚,同為「兩岸夫婦」的他倆也要被cue。

這麼高頻率的質疑,是因為普羅大眾不理解:怎麼會有新婚夫妻三百天不見面,成天在互聯網喊話啊?

異地就算了,在不能見面的日子里,他倆就靠聊聊天打打字聯系,大半年才視訊一兩次。

并不是說戀人就得時時刻刻黏在一起,但陪伴還挺重要的。既然摸不著也看不著,這婚結來干嘛?說白了,擱普通人早就散了。

帶著大家的問題去找答案,我從不解到最后甚至有點羨慕:如此不尋常的婚姻模式,恰恰是他倆這段關系的支點。成年人的愛情,能做到完全理解、相互照應、共同成長,還圖啥呢?

從那個大家看不懂的「三百天」說起。外界之所以拿他倆和汪小菲大S做對比,也是因為兩人的生活被疫情徹底改變,但選擇截然相反。

20年春節疫情爆發,新婚半年的楊丞琳和李榮浩一起回了老家安徽,這是她第一次離開台灣過年。疫情稍有好轉,楊丞琳回到台灣,兩人就開始了分隔兩地的日子。

幾乎是每一次露面,臺媒都會問楊丞琳:重聚在計劃里了嗎?而楊丞琳每每的回答都很統一:我們都要工作,行程已經安排到了年底。

一來一回要隔離28天,雙方的工作都無法銜接。

就這樣熬呀熬,熬到了第二年…21年1月,楊丞琳終于從臺北飛到了內地。前腳結束14天的隔離期,后腳就和李榮浩見了第一面。

可惜膩歪的日子沒過多久,楊丞琳在2月7日進組了《浪姐2》。除開中間一起過了個年,姐這三個月的大部分時間,都待在長沙節目組。

好不容易,楊丞琳以第三名的成績成團,網友還沒來得及祝福李榮浩不用再異地戀…16號節目結束,17號她就在臺北隔離了。

毫無意外,一心搞事業的楊姐,收獲了外界的一番吐槽。有人說她冷血,也有人說她不適合當妻子。

聽聞,楊丞琳只有無語:那你報警吧。

楊丞琳挨罵,其實不難理解,大家「想當然」罷了——異地夫妻結婚之后,必須有一方背井離鄉,放棄原來的事業、親人和生活圈子。而這一方,往往沒有討論便默認是女方。但為了愛情放棄面包,對楊丞琳當然是不可能發生的。

原生家庭的影響說爛了,但不無道理。楊丞琳成長于一個單親家庭,13歲那年,爸爸因經商失敗,連累了做擔保的媽媽,兩人最后選擇失婚,她和姐姐跟著媽媽生活。但失婚不能改變債務,這筆百萬外債都落在了女兒身上,楊丞琳因此主動邁入娛樂圈。

這筆沉重的債務還了七年,哪怕是憑借《惡魔在身邊》走紅之后。想著能省一筆是一筆,楊丞琳趕通告都靠打出租車。

楊丞琳不是被捧在手心里長大的天真小公主。嘗過了起伏不定的人生滋味,還要讓她拋棄一切去勇敢愛,是不是太奢侈?

好在楊丞琳被迫面對一座座高山,翻過之后已經有答案。《浪姐2》里,張柏芝因忘記舞蹈動作,讓整個小組評分墊底,她當然有愧疚,事后會哭著對大家道歉,旁邊的成員都在說:「沒事,不用想太多,你沒有拖后腿…」

只有楊丞琳站出來:你確實拖后腿了。

楊丞琳勝在懂人心、知褒貶。要肯定對方的努力,而這一切都是「不要白費你的努力」。

她的「姐姐」魅力,和那個唱著暗戀情歌的甜心教主太不一樣了。楊丞琳總是會選擇難走的路。在隔離期間把表演的舞蹈提前扒完,穿上最不舒服的一雙鞋練習,這樣才能換來正式上臺的自如表現。

在臺上被觀眾起哄「李榮浩」,她挑眉說「大家冷靜」。轉而眉飛色舞的聊起自己對表演的夢想,這次節目幫自己完成了二十年前的美夢。

就像決賽前的打call環節,李榮浩主動問她需不需要,她拒絕了。楊丞琳想做的是那個「和姐妹們先走起來」的自由鳥兒。也從來沒有規定說,丈夫就不能是在家里等你回來的一方。

幸好,被楊丞琳挑中的李榮浩,也是那個足夠成熟的Mr. right。這段感情的李榮浩,有三個擊中我的瞬間。第一次是因工作長時間異地,楊丞琳放不下事業,也放不下愛人。一開始她說著說著就會流淚,李榮浩知道了會用搞笑的方式安慰:「沒事,我還活得好好的!」

——而不是「想我就放棄工作來見我啊。」你說李榮浩不想新婚妻子嗎?當隔壁的汪蘇瀧定下節目規矩:不能帶家屬,否則要發紅包。他立馬表示自己愿意給,「只要你能把她弄過來」。

這句話的溫柔在于:自始至終不忍心施加一份壓力。關于反思自己選擇對錯的壓力,也關于女性如何平衡事業和家庭的壓力。

再一次感受到這份細膩,是節目上有選手唱楊丞琳的歌,評委席你一言我一語,對著他接龍式調侃。他睜著小眼睛正經回答:「不是嫂子,是歌手楊丞琳的歌。」——她是一個獨立的歌手,并不是他的附屬。

這份愛是含有尊重和敬意的。愛的不是妻子這個「身份」,而是作為楊丞琳的「個體」。所以才有了第三句話:「沒有好與壞,適合更重要。」

作為經常圍觀兩人發狗糧的朋友,33歲的井柏然感慨:這段感情「膩而清澈」,讓自己也有戀愛的沖動。

所以啊,在不能相聚的日子里,距離沒有影響兩人的感情。有常規的生日踩點表白,也有隔空替她說出那些努力:你的演唱會真的很厲害。

兩人都在各自的領域,努力搞著事業。李榮浩開巡演,發新歌,三檔固定綜藝,甚至跨界和井柏然演了部電影。

楊丞琳也一樣,唱歌,演戲,當導師,實現了自我挑戰的第三次出道。

感情從來都不是單方面付出,兩人也在想著朝對方走去。三百天隔離只是特殊時期的特殊辦法,楊丞琳如今轉移了事業重心,最近才一同現身北京。

這或許是他倆商量出的辦法:夫妻倆在更有發展前景的內地市場拼搏,每年抽一兩個月回女方老家。

所以楊丞琳享受愛,但不陷入愛,并由衷感謝:我找到了一個共同成長、還會帶著自己成長的人。

勢均力敵的現代愛情,大概就是這個模板。 在各自的領域發光發熱,給予另一半平等的尊重,還有一定程度的情感依賴。成熟、平和、冷靜、穩定,以及稀罕的遇到懂得。

回答開頭的問題,長久從來都不是判斷婚姻質量的標志,舒服和被愛才是。就算這段婚姻的結果是未知,他們也有應對的資本和底氣。

沒有人能保證未來,但人也不該因未來而預支焦慮。楊丞琳曾同黃鴻升同臺,他們從初戀變成摯友,而她已經能坦率地說出感謝:「能遇到這樣的初戀,也讓我的感情觀非常的健康。」這一次也是,開闊大步向前就夠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