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靚蕾再爆料,錄屏自證未收BY2私信,發長文稱王力宏帶人強闖家門:孩子都哭了

1月11日深夜,李靚蕾通過社交平臺再次發表長文,她寫道:「沉默了三周,每天除了層出不窮,千奇百怪的消息,真正需要面對的是我和孩子的人身安全問題和精神虐待。原來檯面上的道歉,不是真心的道歉,只是用來暫時平息輿論和讓我願意點到為止、既往不咎的手段。」

同時她配了八張圖片,其中前七張是她的長文,最後一張是一張家門口監控的截圖。

文字很長,總結下來,李靚蕾寫了四個重點。

首先指控王力宏並非真心道歉,她以為無論什麼樣的道歉都是好的開始、以為做錯事情的人會願意面對自己的錯誤尋求原諒然後改正。然而她發現自己錯了,指控王力宏利用權勢動用關係,花錢購買水軍。而她只能一個人面對,遭受到的更大的壓力,每天都「身心疲累。」

第二點,李靚蕾再次強調自己身為母親,對孩子們的愛,以及想要和王力宏和解、積極溝通並督促他探望孩子的意願。她在文中寫道:「我們一如往常一樣倒數著爸爸終于要回家的日子,討論著爸爸回家可以一起做的事情,孩子們都很期待一起床就能看到爸爸。」然而她和王力宏溝通,得到的是對方冷冰冰的回應,讓她和在美國的調解員溝通,孩子的希望落空。

第三點,李靚蕾控訴自己遭到王力宏的壓力,孩子也被王力宏經常哭。她在文中敘述王力宏堅持要帶兩個工作人員一起來探望孩子。在這一點上雙方發生分歧,李靚蕾堅持要王力宏自己來探望孩子。結果她在監控裡發現除了所謂的兩名工作人員外,還有另外一個男子,對此李靚蕾拒絕讓王力宏進門,但王力宏卻想要直接進去。

第四點,李靚蕾對近期的兩個爭議作出回應,一方面再次強調自己沒有向王力宏要太多錢,所提的要求只是能夠妥善安排孩子,保證孩子們的生活質量不要變,其中包括一周幾天的夜間保姆,一個傭人以及一個司機。另一方面表示自己沒有收到by2工作室的私信,並且還上傳了一段搜索私信的視訊,發現確實搜索不到by2此前自稱發佈過的私信。

然而,這一次李靚蕾發完長文後,雖然已是深夜,但很快王力宏方面以及by2工作室就發聲回應了。

據媒體報導,王力宏帶人一起,是因為律師建議他不要單獨回吾疆,必須在第三者陪同下去探望小孩,而最後在李靚蕾的抗拒下,王力宏並沒有看到小孩,王力宏非常難過。而李靚蕾所指的第三個人,是王力宏聘請的貼身保安,為了保護他的安全。

之後王力宏的經紀人則表示:「很遺憾,因為李女士(李靚蕾)的發文,又再度佔用公共資源。如果李女士握有任何證據請直接提告,讓司法解決問題,而不是一再利用媒體和輿論興風作浪。」而且吾疆(王力宏家)旁邊就是警察局,她想象力太豐富,如果真的如她所說,是否應該報警才對。

雙方各執一詞,看似王力宏和李靚蕾這一輪爭論陷入「羅生門」,但簡單分析一下,會發現李靚蕾的說法其實並不足信。

一方面,在已知李靚蕾喜歡寫「小作文」,並且在輿論占上風的情況下,王力宏不太可能做出如此不理智、讓對方抓住把柄的行為。帶三個男人上門,如果真像李靚蕾猜測的那樣有其他目的,難道就不怕李靚蕾報警?更何況,身為公眾人物他想如何?這看起來太不合理、也不合邏輯。

另一方面,就如王力宏回應的那樣,王力宏的家、李靚蕾和孩子的現住所吾疆,從地圖上看地處繁華鬧市區,毗鄰仁愛路,並不是荒無人煙之處,而且也有鄰居,雖然從地圖上看沒有看到挨著警察局,但旁邊確實有一個「空軍總司令部」這樣一處場所。其實不管旁邊是否有警察局,如果真的遭到威脅,李靚蕾確實可以報警,既然沒有報警,說明情況沒有她敘述的那麼嚴重,有誇大之嫌。

除此之外,李靚蕾也被by2工作室打臉。她自稱沒有收到by2工作室的私信,還曬出錄屏視訊證明。然而by2工作室很及時地發文回應,除了曬出公證書證明外,還指出很難確定李靚蕾本人身份,並請她告知聯繫方式和通訊位址,接受裁判。

不難發現,在王力宏和by2工作室回應後,網友的輿論有了一定變化,不再是李靚蕾單方面占上風,開始出現了質疑她、力挺by2工作室的聲音。

平心而論,李靚蕾這次發的「小作文」針對王力宏的部分確實不太合乎邏輯,而李靚蕾本來也可以選擇報警,所以不清楚到底真實情況是什麼,當時可以選擇報警通過輿論給王力宏施壓;而對于by2的部分,錄屏短視訊和公證處的公證書相比,顯然後者更有說服力,李靚蕾不太可能沒收到對方私信,到底是不想和對方繼續糾葛,還是手上根本就沒有證據?這就不得而知了,你們覺得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