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劭文紅極一時後靠打工維持家計,現「翻身直播創下亮眼成績」真誠打動觀眾「5秒賣出3500單」從不唬爛,陸網大讚:很能讓人信任

深夜的直播間,你會發現所有主播都在瘋狂呐喊,只有一個胖嘟嘟的少年,用溫柔的聲音和網友介紹產品,也從不催促觀眾下單,非常有涵養。

他靠著迷人的聲線和溫柔的帶貨方式,在短短幾天內,成了直播界的一股清流。有人甚至專門為了聽他的聲音而呆在直播間,其魅力可見一斑。

他就是80後和90後記憶中的童星——郝劭文。

郝劭文曾與釋小龍搭檔,出演過《少林小子》《新烏龍院》《十兄弟》等熱門電影,其可愛的形象,曾被觀眾親切地稱為「小胖子」。

郝劭文4歲就走上了人生巔峰,香港大腕吳孟達、金城武、林志穎等人,都曾和他搭檔過。

當時爆火的郝劭文,片酬非常高,一個人就養活了全家。但是造化弄人,先是其父出交通事故,接著是母親患上了抑鬱症,最終花光了所有積蓄。

面對生活的打擊,郝劭文從沒有放棄,一直很積極地賺錢養家。前幾年,他還曾被拍到當飯店服務員,現今則走上了直播帶貨之路,也算苦盡甘來。

一、出道即巔峰的郝劭文

郝劭文,1990年1月生于臺北,一出生就虎頭虎腦,鄰居紛紛誇讚他「一看就是有福氣的孩子」。

起初,父母只希望他健康成長,將來做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工作輕鬆快樂,能養活自己就足夠了。

可是,這個胖小子實在太可愛了,3歲時就被星探發掘,邀請他拍攝了一個果汁廣告,從而踏入了演藝圈。

在拍攝過程中,3歲的郝劭文經常不按套路出牌,動作誇張、幽默詼諧,其表演風格非常無厘頭。

此廣告一經播出,就受到觀眾的熱烈追捧,果汁產品也因此大賣。

那時,郝劭文的父親也在演藝圈混跡,看到兒子爆紅後暗想: 「我混了半輩子卻毫無成就,兒子一出場就這麼火,說不定能成為大明星!」

于是,其父便帶著3歲的郝劭文四處去試鏡。沒想到,郝劭文的形象太喜慶了,讓導演們愛不釋手,他也因此成了一位小演員。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正是香港電影的鼎盛期,一部優秀的作品,不但能讓投資商賺錢,演員也會一炮而紅,身家暴漲。

恰巧,導演朱延平正在籌拍《新烏龍院》,資金已經全部到位,可是選演員一事卻讓他很頭痛。

在當時的香港,美麗動人的女星遍地都是,但是想找到合適的童星,卻是難上加難。

正當他沒有頭緒的時候,朋友向他推薦了古靈精怪的郝劭文,這個小男孩讓朱延平眼前一亮,當即決定用他。

1994年,郝劭文便搭檔吳孟達、釋小龍,一起出演了《新烏龍院》。

在電影中,郝劭文飾演一個胖胖的光頭小和尚,小和尚很搞怪,喜歡戴墨鏡,喜歡看漂亮姑娘,簡直可愛到爆炸。

這部《新烏龍院》一經上映,便火爆了香港和內地,郝劭文和釋小龍兩位小童星,也一炮而紅。

在80後和90後的心中,這部經典電影絕對值得紀念,即使過去幾十年,再拿出來看,依舊會爆笑如雷。

緊接著,郝劭文和釋小龍,又搭檔林志穎、張震岳、 徐若瑄等人,主演了《旋風小子》,再次火遍全國。

郝劭文幽默詼諧,釋小龍呆萌天真,兩人組合在一起所產生的「化學反應」,吸引了無數觀眾。

而且,郝劭文超級有表演欲望,其無厘頭的風格,真實自然的表演,成了無數人的記憶。

隨後,郝劭文又拍攝了《 新烏龍院2》《祖孫情》《中國龍》《蠟筆小小生》《頑皮炸彈》《龍在少林》《師兄弟》等知名電影。

在此期間,郝劭文不但名氣大漲,其合作的演員也都是林志穎、張敏、徐若瑄、金城武、吳奇隆等大咖。

在1994年到1999年的5年間,郝劭文憑藉可愛的外形,賤萌賤萌的表演,一度成了最紅的童星,前途不可限量。

不過,坊間傳言他的身價漲到百萬,卻並非事實。

當時的郝劭文,一出道就簽給了朱延平,而朱延平的背後,則是一眾黑幫人物。

他們利用朱延平的資源和才華,把當成賺錢的工具,有時候甚至派人去要脅一些大明星來給他們拍戲。

而朱延平早年的女助理,就是王菲和那英的經紀人邱黎寬。

邱黎寬曾在採訪中自曝,當時做朱延平助理時,經常要和黑幫打交道,甚至曾被人用槍頂著腦袋談事情。

所以,郝劭文和釋小龍在和朱延平合作時,片酬並不高。即使被公司借給其他劇組使用,片酬也僅僅能拿到一半。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多年,直至郝劭文9歲時,一家人才想到離開的辦法。

1999年,郝劭文的父母以 「孩子年齡太小,需要好好讀書,不然可能會變得功利」為由,慢慢離開了演藝圈。

不過,因為早期有些電影已經簽約,起初的郝劭文只能一邊讀書一邊拍戲,直至2003年才徹底離開這行。

二、家中變故

郝劭文拍戲的這些年,雖然也為家裡賺了不少錢,但相比2000年之後明星片酬,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而且,父母為了陪他,都放棄了工作,所以他一個人一直在養著全家。

如果家裡沒有變故,這些錢足夠一家人開銷,但偏偏上天就是喜歡捉弄好好生活的人。

郝劭文退圈後,父母也不想在家裡坐吃山空,于是開始學著投資。但郝劭文的父母都沒有經商頭腦,一下子就賠光了家裡的千萬積蓄,還差點背上巨額債務。

郝劭文上高中時,家裡的經濟狀況急轉直下,等到他上大學時,家裡甚至連生活費都支付不起。

後來,父母實在沒有辦法,只能靠借貸度日,最終搞得家裡惶惶不可終日,母親還因此患病症。

懂事的郝劭文,並沒有因為此事責怪父母,而是安慰母親 「不要太過自責,我長大了,一定可以賺更多的錢」。

千萬積蓄被父母花光,郝劭文雖然也懊惱,但卻沒有責怪父母,為了補貼家用,他放下身段,一邊學習一邊打工。

雖然郝劭文賺過快錢,也見識過娛樂圈的繁華,但這並沒有扭曲他的價值觀。

他知道自己當年的成績,是天時地利人和得來的,要想再回到從前,幾乎是不可能的。

于是,在讀大學期間,他就開始腳踏實地地去找工作,發傳單、在速食店刷碗、做服務生等,郝劭文都做過。

同時,郝劭文的學業也沒有荒廢,就這樣邊打工邊學習,終于不負眾望,考上了臺灣的知名高校,淡江大學。

郝劭文勤勤懇懇,一直在努力生活,對于從一代童星變成了靠打工度日的普通人,這樣的落差感,他也從未跟任何人提過。

本以為能迎來新生活了,可是,在他讀大學期間,命運又跟他開了個玩笑,郝劭文的父親出了意外。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這個家庭變得更加困難。父親無法賺錢,養家的擔子全都落在了郝劭文的肩上。

郝劭文無奈,只能再一次開始了勤工儉學的生活。但是大學裡的課業並不輕鬆,郝劭文因為經常外出打工,導致學業無法順利完成。

老師也發現了郝劭文的情況,認為他學習態度不積極,對他下發了三次退學通知書。

郝劭文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兩頭兼顧,最終決定不再讀書,把精力放到照顧家庭上來。

可是文憑沒拿到,自己又沒有一技之長,如何找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解決家裡急需用錢的危機呢?

郝劭文決定重操舊業,再次回到娛樂圈,通過拍戲賺錢。

他也知道,自己早已今非昔比,在演藝圈既沒有人脈,形象也平平無奇,很難有導演願意給他角色。

不過,郝劭文並未放棄,他開始四處打問,只要有人願意用他,通通來者不拒。錢多錢少他都不在意,就算是跑龍套的角色,他也心甘情願。

2011年8月19日,《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上映,立即引起熱烈反響。

除了柯震東和陳妍希以外,似乎沒人注意到郝劭文也參演了這部電影,甚至沒人記得,他就是當年的「小胖子」。

雖然只是個配角,但郝劭文依然心存感激,堅持不懈。

2015年,他又出演了林子聰導演的《笑林足球》,還參加了不少真人秀節目,但都反響平平,難以重回巔峰。

身處這樣的窘境,郝劭文卻毫無怨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父親,還需要錢來治病救命,他更加堅定了賺錢的決心。

為了能有機會接到好角色,他開始控制飲食,減肥,改善自己的外形。又在一些平臺上開通了私人賬號,通過發佈美食視訊,做起了美食博主。

經過各種各樣的努力與嘗試,終于在直播這條路上,他再一次成功了。

他的堅持與努力,為他積累了大量的粉絲,讓他以主播的身份再次出現在了大眾的視野。

三、在直播中找回精彩人生

郝劭文開直播之後,起初引發了不少的爭議,有人評論說「一代童星怎麼混成了這樣」?還有人說「直播真是圈錢的好手段」等等。

郝劭文都看在眼裡,心裡五味雜陳,卻也只是淡淡地回應道: 我不偷不搶,靠自己的雙手賺錢,有什麼錯嗎?

的確,郝劭文開直播以來,一直本本分分,沒有大聲吆喝博人眼球,對于看直播的觀眾,買與不買他都非常歡迎。

除了直播風格清新,郝劭文的聲音也很溫柔,經常有網友評論「聲音太溫柔了」「感覺好親切」。

郝劭文的直播間也沒有過分的包裝,背景牆上只有簡單手寫的「郝劭文小賣部」。

與那些流水線式的主播不同,他沒有固定的話術,直播中都是真情流露,網友們反而因此而喜歡上了他。

郝劭文對選品的把關也很嚴格,都是一些生活必需品,價格也很親民,所以他的直播間熱度居高不下,一度超過了帶貨大王羅永浩。

郝劭文直播時都是一個人,沒有助理商家一起叫喚,而他介紹商品時聲音不大卻很清晰,整體氛圍讓人覺得很舒服,走出和許多明星直播不一樣的風格。本月初,郝劭文直播賣柑橘,賣場一度湧入9萬人,並創下5秒瞬間賣出3500多單的銷售成績,許多網友更是贊郝劭文的聲音很溫柔,「他的直播很簡單,就他一個人,賣的也是實用便宜的小東西,講話溫溫柔柔,沒有別的明星直播那麼多虛偽的套路。」

有次郝劭文在銷售柑橘時,當被問到甜不甜?他直接拿一個當場吃,邊吃還邊介紹口感,憑藉著一貫的沉穩態度、不做作,5秒後瞬間賣出3500多單,網友紛紛讚賞:「沒有助手不讓人感覺一搭一唱的被套路的不適感,讓人對他產生信賴。」、「淡淡的介紹幾句產品沒強制消費的感覺,說話聲音舒服謙和,哈哈哈下單了」、「他的直播很簡單,就他一個人,講話溫溫柔柔,沒有別的明星直播那麽多虛偽的套路」。

很多人表示:自己從來不在直播間買東西,但是刷到了郝劭文的直播間,就一看一整晚,沉迷在他的直播間了。

因為沒有那些帶貨主播的套路,待人又客氣有禮貌,郝劭文讓人好感倍增,有些從來不買東西的網友都忍不住下單支持他。

如今,郝劭文的直播行業也做得越來越好,也有能力照顧好父母,照顧好家庭,一切都好了起來。

雖然逐漸褪去了過去的光環,但郝劭文卻接受了命運給予的所有饋贈,低谷時堅持向前,慢慢找回了屬于自己的一切。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