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歲李嘉欣被搶救48小時,卻遭全網嘲諷,從豔壓群芳到「人見人嫌」,網友:她那麼美,為何惹人厭?

1月15日,李嘉欣發微博引爆網路: 經歷了48小時搶救,總算揀回一條命。

據港媒報導,今年52歲的李嘉欣,患有先天性心臟結構問題,發病時心肺肝腎功能幾乎停擺,險些成了植物人。

即使搶回一條命,4處器官也受到無法根治的損害。

她曬出的照片中,兩手插滿管子,面容憔悴。境況如此悲慘,評論區仍有人說她「惡有惡報」。

回望李嘉欣的半生,從豔壓群芳到「人見人嫌」,再到「地表最強小三」,也不過短短幾年。

上帝給了她天賜的美貌,她卻因此口碑極差。

這手好牌之所以打得稀爛,離不開不堪回首的童年,以及一個「噩夢」般的父親。

18歲「最美港姐」,有著分裂的愛與恨

1970年出生的李嘉欣,中葡混血,早年為補貼家用,兼職模特。

18歲奪得「港姐」桂冠後,媒體稱讚她是「石破天驚般的美貌」。進入娛樂圈之後,一路豔壓群芳。

《原振俠》中傾國傾城的埃及豔後,造型經典至今;

《鹿鼎記》中嬌俏豔麗的阿珂,被稱為「最美阿珂」;

《妖獸都市》中銷魂蝕骨的幻姬,還有[[大尺度]]背部全裸鏡頭。

無論哪個女演員與她同台飆戲,但凡有李嘉欣出場,媒體都愛用「最美」「驚豔」「持靚行兇」等詞來形容她。

連走坎城紅毯,主辦方都特意給她長達20多秒的鏡頭特寫。

那時的李嘉欣,就像子彈懸在槍沿,美得有一種緊繃感,充滿侵略性。

有句話說: 富人家的美貌是珠寶,吸引伯樂;窮人家的美貌是肉包,吸引野狗。

在沾染了娛樂圈的珠光寶氣之後,她對愛情的張揚態度毫不遮掩,不知不覺成了「豪門控」: 專門與有錢有勢的男人陷入關係。

才子倪震為她寫上百封情書,富豪劉鑾雄出手就送她一座豪宅。

顏值巔峰期,李嘉欣和數不清的有婦之夫曖昧:陳平治、羅兆輝、龐維仁、覃輝、詹兆安……

「地表最強小三」的稱呼,就是這期間媒體謠傳出來的,獵豔目標換了又換,全香港的富太人人自危。

如此美麗,事業扶搖直上的姑娘,為何會置道德于不顧,頻頻遊走在有婦之夫身邊?

其實,李嘉欣獵豔的表像下藏著缺愛的深層動機—— 渴望通過掠奪男人,來補償童年缺失的父愛。

10歲那年,風流成性的父親拋棄了母親,父親的絕情和母親的卑微,在李嘉欣心中留下強烈印記。

兒童發展心理學認為:6-12歲,正是孩子性別意識逐漸成型的時候,需要父親以身作則,告訴她「什麼是愛」、「什麼是傷害」。

否則,孩子的愛恨就會分裂開來,依附到錯誤的地方。

父母糟糕的關係,讓李嘉欣的愛和恨分裂成兩部分。長大後,這兩部分分別依附向不同的客體。

愛的部分,給了已婚成熟中年男人;

恨的部分,給了自己。

錯誤依附關係,是惡行的源頭

關于愛與恨,心理學書籍《身體會記得》中寫道:

「真正的成年也許意味著不再否認真相,最重要的是,要中止對童年內化的父母的錯誤依附關係。

這種依附關係其實是有利于恨的發展的,恨雖然被抑制了,但仍會導致人們去攻擊無辜的物件。因為我們只有在覺得完全無力時才會去恨。」

充滿缺失的童年,形成錯誤的依附關係: 冷酷的父親剝奪了父愛,成年後,女兒就會偏愛冷酷的男人。

儘管身體成熟了,李嘉欣的內心,仍然還是那個10歲的小女孩,哀悼著被父親拋棄的痛苦。

強烈的痛苦,無法宣洩在「父親」身上,因為那是她渴望被愛的對象,就泛化為無差別的攻擊行為。

據媒體報導:和劉鑾雄戀愛期間,李嘉欣打電話給原配寶詠琴,用汙言穢語囂張示威。

寶詠琴恨透了李嘉欣,離婚後,她告訴劉鑾雄: 你和誰再婚都可以,就是不能和那個傷害過我的女人(李嘉欣)。

除了攻擊原配,李嘉欣還攻擊劉鑾雄的其他情人。

她辱駡洪欣是「蠢女人」,對關之琳、蔡少芬等人也抱有很強的敵意。心態囂張,高調逼宮,沒有半點插足家庭的愧疚感。

精神分析學派有一句話: 所有對他人的攻擊,源頭都是對自己的攻擊。

父親的拋棄,讓李嘉欣潛意識裡覺得「我沒有價值」,看著母親含辛茹苦扛起一個家,越發覺得自己被釘在「恥辱柱」上。

一個無價值的孩子,內心是充滿了恨的。

搶男人,是在抓住缺失的父愛,讓失去父親的空蕩內心,重新抓住一個可依附的載體;

罵原配,則是在釋放對自己的攻擊。

那些孤單無助被拋棄的富太,像極了曾經被父親拋棄的她自己。

她越是恨自己,就越是恨這些女人。

原本,這份恨意中又有愛。但她把本該對自己的愛,投射給了男人。

劉鑾雄稱讚「李嘉欣資質極佳」,富豪們對李嘉欣趨之若鶩。在異性面前,她真心想表現自己最好的一面。

嫁給「花花公子」許晉亨後,她穿著婚紗,高舉剪刀手,拍下一張充滿「勝利姿態」的照片。

仿佛在說:抓了這麼多年的救命稻草,這次總算抓實了。

李嘉欣在採訪中談到:她 和父親關係一直不好,這個心結,直到父親去世才淡化。

也許她一直都沒有發現,這一段段被外界譏諷的關係,源頭正是來自于這個心結。

即使嫁入豪門又如何?她真正渴望被愛、去愛的爸爸,從始至終都未曾與她親密過;

她與自己的關係,也沒有得到和解,那些恨與攻擊,伴隨著父親去世被埋葬入土,至死都不被看到。

所謂「勝利」,終究如同一場鬧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