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姑住別墅、開豪車、喝肉湯、穿黑絲,和2名男子結婚,太荒唐了

2015年10月14日下午,一大批香港媒體記者聚集在定慧寺門口,他們用鏡頭記錄下了該寺住持釋智定被抓的醜態。

與釋智定一起被帶走的還有她的丈夫釋智光、徒弟釋妙慧和一名印傭。

香港入境處人員還在釋智定的房間裡發現了各種名牌包包、衣物、護膚品,甚至還有黑絲、假髮和吹風機。

有丈夫,有高奢物品,還有黑絲、假髮、吹風機,釋智定完全顛覆了大眾對出家人的印象。

那麼這個女主持到底是何方人物?

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釋智定的故事。

01

釋智定原名史愛雯,1967年出生于吉林省的一個農村。

原本史愛雯會和大部分農村女孩一樣,找個普通男人結婚,然後生子,過完普通的一生。

但這不是史愛雯想要的生活,她想過上光鮮亮麗的生活,想擁有優渥的物質生活條件。

貧窮的農村滿足不了她的「夢想」,因此在1993年她做出了一個改變自己一生的決定。

她決定去影視作品裡描述的遍地是黃金的香港闖蕩。

這一年,她不顧家人的反對,進入了香港。

當她踏入香港,位于香港大埔馬窩村的定慧寺經過重修之後,在1993年重開了。

與此同時,一位出演過《喝彩》《突破》《楊過與小龍女》《武林聖火令》等影視劇,名叫翁靜晶的女演員已經轉行做保險經紀9年。

不過,翁靜晶不滿足于此,3年後,她將重返大學,進修法律系課程,她想再一次轉型,成為一名律師。

彼時的史愛雯萬萬不會想到多年後,她的人生會和一座寺廟、一個做律師的女人糾纏在一起。

02

在香港的初期,史愛雯考慮的重心不是怎麼賺錢,而是怎樣能長久地在香港生活。

想在香港長久生活,史愛雯必須擁有香港戶口,這是她必須解決的第一件大事。

對于這件事情,史愛雯沒有馬虎,她聽人說和一個香港本地人結婚,就能拿到香港戶口,于是她開始物色適合結婚的香港人。

最終史愛雯找了一位名叫岑偉榮的貨車司機,彼時岑偉榮已經結婚,但他被史愛雯迷得五迷三道的,義無反顧地和妻子離了婚,迎娶了史愛雯。

然而對于史愛雯來說,岑偉榮只不過是一個工具人罷了。

當她成功拿到香港戶口後,她就很堅決地和岑偉榮離婚,並且她還給自己改了一個名字,她不再叫史愛雯,而是叫龍恩來。

只是離婚後,已經成為香港人的龍恩來在香港生活得也不順,她沒賺到什麼錢,她想要的優渥的物質生活離她還很遙遠。

為此,她情緒低落了很長一段時間。

也是在這個時期,她去寺廟參拜禮佛。

去了幾次之後,龍恩來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她決定出家。

2002年,龍恩來在寶蓮寺剃度出家,法號釋智定,她的師傅是寶蓮寺的第六任住持初慧大和尚。

彼時初慧大和尚已經81歲,患有老年癡呆,釋智定照顧他的飲食起居,為他沖涼和按摩。

在此之外,她每日還會背誦佛法,朗讀經書,非常像潛心修行的樣子。

因此,2005年初慧大和尚運用自己在佛教的影響力,將釋智定送往了定慧寺,釋智定成了定慧寺的住持。

當釋智定成為定慧寺的住持,翁靜晶已經成為香港知名的律師,她出版了書籍《危險人物》,還讓「一代賊王」葉繼歡為這本書寫序。

此時距離釋智定和翁靜晶相遇還有10年時間。

03

在遇到翁靜晶之前,釋智定遭遇了一個極大的誘惑。

有房地產開發商看中了定慧寺所在的土地,欲出上億元的轉讓費買下定慧寺,這些錢足夠在別的地方重新建一座寺廟。

原本開發商以為這麼高的價錢釋智定一定會同意,但是釋智定拒絕了。

她給出的拒絕理由非常深得人心,她說附近的村民都習慣了定期來定慧寺誦經參佛,大家也都喜歡這裡安靜的生活不願意搬離,她說她要為勞苦大眾留下一個佛門淨地。

釋智定這麼一說,開發商只能無奈作罷。

但釋智定能拒絕這麼大的誘惑,肯定是有更好的考慮。

不久之後,她就對外說定慧寺太破敗了,需要修繕。

香客們聽釋智定這麼一說,又想到她拒絕開發商的大善之舉,紛紛捐錢。

只是香客想不到的是,釋智定竟然拿著這些錢享樂。

釋智定拿出9000萬元買了一套位于大埔比佛利山莊的豪宅,還買了一輛7人座的賓士房車。

她將自己在定慧寺的辦公室裝修得非常奢華,裡面有九個大小不同的衣櫃,還有專門放置護膚美容用品的雜物櫃,並且設有私人浴室,她將假髮和吹風機都放在裡面。

她還在辦公室裡養了兩條狗,每個月光買狗糧就要花費7000港元。並且夏天的時候,她會將空調24小時開著,讓兩條狗好好享受。

為了不讓其他人驚擾到兩條狗,她特意在門口貼有「內有大小寶,出入小心,敬請關門」的字條。

除此之外,釋智定幾乎每晚都在比佛利山莊的豪宅過夜,第二天上午趕到寺裡後,如果沒有法事,她便繼續睡覺。

中午醒來後,她就帶著徒弟釋妙慧,在僧袍下穿著黑絲到附近的商場逛街購物喝下午茶,買最新款的蘋果手機。

到了晚上,她也不回定慧寺吃飯,而是帶著朋友去五星級酒店吃飯,甚至還喝肉湯。

釋智定終于過上了她夢寐以求的生活。

不過,對外,她依舊哭窮。

她越哭窮,定慧寺就能收到更多香客捐贈的香火錢,她就越能過上紙醉金迷的生活。

而她的哭窮大法,對翁靜晶也起了效果。

04

2015年2月,釋智定和翁靜晶相識。釋智定對翁靜晶說定慧寺太窮了,沒有錢修繕,沒有錢交電費。

信佛的翁靜晶當即就給定慧寺捐了40萬。

翁靜晶還搭建網站,幫助定慧寺募捐。最終憑藉自身的影響力,翁靜晶還真幫定慧寺募捐了不少錢,她也因此成了定慧寺的董事。

讓翁靜晶感到奇怪的是募捐的錢都給了定慧寺,為什麼幾個月過去了定慧寺看起來沒有什麼變化,定慧寺依舊殘舊不堪,牆身發霉變黑,天花滲漏嚴重,地磚破損裂開。

與此同時,翁靜晶發現釋智定甚少在寺內上香念經,出入經常有豪車接載。

憑藉多年的律師執業經驗,翁靜晶深感這背後大有貓膩。

她偷偷展開了調查,這一調查將她嚇了一跳,也讓她決定向外界揭開釋智定的真面目。

經過調查,翁靜晶發現定慧寺賬目不清,很多善款被釋智定私用。

比如定慧寺的670萬元現金存款,在釋智定擔任主持4年後,就只剩下70萬左右。

比如定慧寺2014年的開支是160萬,其中竟然有24萬是交際費,18萬是交通費。

比如定慧寺的賬目上寫著從2009年到2015年的維修費支出是270萬元,結果「花」了這麼多錢,定慧寺依舊還是破舊的老樣子。

翁靜晶懷疑釋智定通過定慧寺斂財,而釋智定奢靡的生活讓她更加認定這個想法。

隨著調查的深入,翁靜晶還發現釋智定竟然結了2次婚。

2006年,釋智定與內地商人劉建強結婚。

通過結婚,劉建強成功來港,並被寶蓮寺賜法號釋智強。

與釋智定結婚7年後,釋智強成功獲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

釋智強拿到香港身份證後,釋智定便與他離婚。

與釋智強離婚後,2012年釋智定與內地教師高武國結婚。兩人結婚後,高武國也成功拿到了香港身份證。並且他在寶蓮寺被賜予法號釋智光,在寺內擔任「維那」(即領班)重任,在寶蓮寺地位甚高。

掌握到釋智定結婚2次的確鑿證據後,翁靜晶找到釋智定對質。

對于此,釋智定對翁靜晶說:「我是和人假結婚,別報警」,她還給自己的行為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她說她是為香港引進人才。

實際上她是通過假結婚幫助他人獲得香港戶口,從而牟利。

面對釋智定違反佛教戒律,違法又違德的種種行為,翁靜晶將她舉報了。

最終發生了文章開頭的一幕,釋智定被關了。

她所要面對的是身敗名裂和法律的制裁。

從一個普通農村女子成長為一寺住持,不得不說釋智定有過人的手段和心思。

可她將這些「智慧」用錯了地方,讓自己被惡念毀滅。

她的結局,不值得同情。

而香港在爆出釋智定這樣的佛門事後後,對很多違規的寺院進行了整改,驅逐了一批圈錢的和尚、尼姑。

佛門神聖,豈可任這些人胡作非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