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樺讓周華健吃醋,引李宗盛牽掛,花21年走紅卻選擇巔峰隱退,走不出喪母痛:餘生不再留戀娛樂圈

 

看盡生活百態,網羅天下趣聞,這裡是@趣味說!分享人氣最旺的明星趣事,最前端的新聞資訊~我是小編好友趣,搜索最前沿,你想要的新聞大餐,我這裡都有!

 

已貴為「華語流行音樂教父」的李宗盛,在自己12分鐘的紀錄片中說:他常想起自己當年逃離壓力,去到溫哥華的日子。

湖面閃爍的波光,從林間穿過來。

「那麼平淡的日子,竟然就是這些歌的來處。」

於是才有了諸多在他的打造下,用歌聲迷倒眾生的子弟。

李宗盛從萬籟寂靜中又走回到大眾視野,有一個聲音如天籟的女子卻一去不曾回頭。

滾石的節目錄製中,李宗盛向她喊話: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再來合作合作,不見得要出唱片,坐下來聊聊人生近況也好。非常想念你。」

這個李宗盛很想念的女子,在1998年留下最後一張唱片《失樂園》後,就如她歌中所唱一樣,「一個人拎著一箱遺憾,在夜的城市中心迷茫」,不知去向了何方。

她就是被譽為「天后中的天后」的陳淑樺。

現在很多年輕人大概都不知道陳淑樺了,但陳淑樺在歌壇中的地位,和今天的張學友一般,一被提及,很多歌手都要化作迷弟迷妹。

七八十年代的臺灣,女歌手的音樂風格還都是軟綿綿,極盡癡纏的。

突然在80年代的尾巴上出來一個女子,頭髮剪的極短,充滿了都市幹練的氣質,唱著

「要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在每一個夢醒時分,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

在情海的苦辣酸甜裡沉浮的女人們啊,好像心裡被打開一扇窗,原來面臨愛情的失敗時,不是非得把自己搞的可憐兮兮。

這首歌使陳淑樺在一眾女歌手中脫穎而出,不僅歌技大受認可,也引領了一種新的女性風向。

在另一首歌《你走你的路》裡,她又讓人懂得,即使沒有愛情,「我也許將獨自跳舞,也許獨自在街頭漫步。」

噢,原來女人也可以在愛情中這樣灑脫。

陳淑樺產生的這種時代性,除了歌詞本身,還有與之相得益彰的歌聲。

她的聲音很乾淨、很俐落,每一個字唱出來都是溫和的,可是又很有力量,仿佛她講的都是史詩般的愛情故事。

以至於陳升說:陳淑樺的長音,像是一種不可原諒的,對你糾纏的控訴,只要是男人聽了,都會說ok 、ok,都是我的錯。

後來,王若琳翻唱《一生守候》,唱來如一曲愛情挽歌,這是王若琳的風格。

你再聽陳淑樺唱:

「等待著你,陪著我長長的夜到盡頭。」婉婉約約,好似那人回過頭,踏著月光向她走來。

其實我倒覺得,陳淑樺的歌聲中未必是有控訴的,她更像是個解語花,不管你是男人、女人,她都輕言細語的對你說著話,讓你的心緩緩放平下來。

《問》很多人都翻唱過,但唯有她,唱得如你的知心人,你愛也好恨也罷,你知道她都明白。

1990年,三毛編劇,林青霞、秦漢主演的《滾滾紅塵》公映,一段數十載的亂世愛情,震撼影壇。

同名電影主題曲由陳淑樺獻唱,歌聲帶著一個傳說穿越時空而來,盪氣迴腸。

此後,她又為多部電影配唱。

《青蛇》中華光溢彩的《流光飛舞》;

《東方不敗之風雲再起》中灑脫逍遙的《笑紅塵》;

《今生今世》中柔情似水的《生生世世》;

《風月》中與張國榮對唱的《當真就好》,叫人聽著聽著,浮現出一對戀人耳鬢廝磨的情景。

而今再看這對歌壇璧人,一個離世,一個隱世,真讓人傷懷。

她的歌聲真像是林間朝露下的花朵香,風載著花香吹入紅塵,沁入無數人的心脾。

在她歌聲中得到無數慰藉和啟發的人,未曾想過她會突然選擇離開。

事業正旺的時候,常年陪伴她左右的母親意外去世,令她受到很大的打擊,一蹶不振。

大家都沒想到,她再也不出來唱歌,朋友的聯絡也都斷掉了。

隱退之後,不斷傳來她抑鬱、重病的消息。

這個以都市獨立女子形象示人的歌後,最後卻是以一個茫然無助的姿態隱世了。

她為什麼會這麼決絕的離開?

陳淑樺從小就跟著媽媽四處到電臺參加唱歌比賽,八歲那年在當時臺灣最大型唱歌比賽中獲得冠軍,正式踏入歌壇。

在加入滾石唱片,遇到李宗盛以前,她一直是不溫不火的。

李宗盛不僅極具音樂才能,也極具對市場的洞察力。

他觀察到當時的社會上,在「知性」這一塊還是個缺口,因此適時打造出一個都市形象代言人——陳淑樺。

對陳淑樺,他是非常欣賞的。

在他看來,陳淑樺是那種把字從嘴裡唱出來會讓人難抗拒的人,這樣的歌手後來唯有一個王菲。

大紅之後的陳淑樺有一次到香港領獎,在後臺遇到過來向她問好的王菲,彼時王菲方出道不久,還叫王靖雯。

王菲那是兩代天后的第一次會面,誰曾想同為風雲人物的兩人,日後為自己選擇的人道路竟會那般不同。

人生道路的選擇,總是與一個人的成長息息相關。

李宗盛形容自己是一個很霸道的製作人,陳淑樺是被他塑造成他想象中的女人,是完成了他的夢想。

而真實的陳淑樺是什麼樣子,他說他也不瞭解。

所有與陳淑樺合作過的音樂人,都說不瞭解。

進入滾石唱片公司的那年,陳淑樺30歲,被塑造出另一個自己。

在這之外,她也一直被塑造,那個人是她母親。

那一段在滾石的時光,母親每天都跟隨她身邊。

同事們在辦公室,還沒有看到她們母女倆身影時,就已經能聽到陳媽媽「哈哈哈」的爽朗笑聲。

只要有陳媽媽在,辦公室永遠是鬧哄哄,像一大家子人在開派對,陳媽媽還會給特別瘦的孩子熬雞湯喝。

她像是所有人的母親,照顧著每一個小輩。

與陳媽媽的外放、長袖善舞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永遠都安安靜靜的女兒陳淑樺。

有這樣一個能幹的媽媽,陳淑樺把工作上的、生活中的、交際應酬的事情,統統都交出去,很多男士對陳淑樺的追求,在陳媽媽的嚴防死守連開始的機會都沒有。

有一次節目邀請陳淑樺做採訪,陳媽媽也上了台,主持人說:「女兒都這麼大了,不必跟了啦。」

陳媽媽很激動,表示自己愛女心切。

陳淑樺在一旁乖乖笑著不說話,不知道的還以為節目組採訪的是陳媽媽而不是陳淑樺。

所以,她身邊人說,雖然她很早就接觸了這個社會,但其實陳淑樺和這個社會,和所有人始終保持著距離。

她被保護得太好了,並未真正得到過生活的歷練。

或許是與人交際都感到無所適從,她才會保持著距離,保持著不讓人看到自己的無能為力。

她勉力去完成李宗盛想要的陳淑樺,大家想要的歌者,以及媽媽的女兒。

從小被塑造的人,如果不去努力完成別人的期望,那麼要去做什麼呢?

嘗試改變,嘗試自己給自己做主。

1995年,《說,你愛我》這張專輯誕生,這是一個更主動、更勇敢的都市女性形象。

一貫以婉約的方式吟唱,一貫是在媽媽管教下生活的女生,突然大膽直白的開口:「說吧,說你愛我吧。」

這對於陳淑樺是一個挑戰。

在這首歌之前,她已經單獨搬出來住。

獨居總是意味著獨立的。

是她被賦予的「人設」和歌意改變了她,還是她內在的欲望才使她唱出那些歌,得到一個都市形象的「人設」呢?

不管怎樣,這都是好的。

只是命運沒有給予她繼續的可能。

母親意外去世了,賴以生存的那個人沒有了。

「外頭的世界已經複雜到了她不知道如何面對。」

於是,她消失了。

李宗盛說,他始終忘不掉在陳淑樺母親告別儀式上,陳淑樺看向她的眼神。

他沒有說那到底是什麼樣的眼神,想必太難說清楚。

那裡面恐怕包含著很多陳淑樺沒有說出的心事。

陳淑樺曾在一唱演唱會上說,她是一個內向的人,面對大家總是會緊張。

她扮相非常夢幻,聲音非常輕柔,說話的語氣很像鄧麗君,但多幾分怯弱,多幾分無所適從。

可她唱起歌來,卻是堅定、俐落的。

所有人都疑惑,陳淑樺是個怎樣的人?

是敢愛敢恨的都市女子,還是溫柔婉約的傳統女性?

我們不得而知,或許只能在她的歌中去尋找答案。

由她唱來的歌曲,不論婉約纏綿的、豪邁灑脫的……她都能準確把握。

一個好的演員,可以詮釋不同性格的角色。

唱歌和演戲一樣,你能詮釋好的,是你心中有的,你將心中的理解和感悟傳遞出來。

陳淑樺要並不是完全沒有談起過自己,她曾有寥寥幾句:

「五分聰明,五分糊塗。工作的時候儘量聰明,下了班經常是錢要不領,衣服也是丟三落四。」

她習慣性依賴,又很清醒;內心豐富,也很脆弱。

最後只是選擇了一條她覺得舒適的路而已。

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會因為某件重要的事做出一些選擇,改變人生的方向,不是嗎。

這麼多年,很多人都在呼喚她,為她不再唱歌而可惜。但陳淑樺未必是停止了唱歌,她大概是從此以後只為自己唱歌了,在我們不知道的白天黑夜,她只唱給自己聽。

很多年前,她唱過一首歌——《聰明糊塗心》。

「風往何處從不說,留下空白線索,看見繁華的迷惑,只有我的身影最寂寞。」

這是不是她的心情呢。

娛樂的心情在遊動,新聞的音符在跳動!想要關注更多明星趣事、新聞資訊請點擊藍色字體粉專>>>>@趣味說  小編在等著你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