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麗萍有過兩段婚姻,為了事業「不生孩子」選擇離婚,為自己建造仙境般宮殿「每天與花鳥為伴」63歲孤身一人卻活成少女

2002年,楊麗萍與結婚七年的丈夫劉淳晴回臺灣過年,在吃團圓飯時她遭遇了「催生」。

公婆語重心長告訴她:「我們做夢都盼著抱孫子呢!」

回北京後,楊麗萍馬不停蹄趕往醫院檢查身體,卻被醫生告知由于長期節食身體脂肪太少,需要長期調養增肥才能生孩子。

一邊是事業一邊是婚姻,她在一番掙扎後選擇了前者,灑脫回歸單身。

這個結果于她而言在意料之中,因為在此之前她同樣因為「不顧家」,與第一任丈夫離婚。

如今的楊麗萍已經63歲,依舊保養得好似少女,有人常把功勞歸功于她「不生孩子」,真的是這樣嗎?

一、「孔雀公主」的悲慘童年

1958年11月,楊麗萍出生在雲南一戶白族人家,孩提時期她就手腳細長,天生就是跳舞的料。

家庭環境是淒苦的,她是家中長女,下面還有三個弟妹,地主家庭出身的父親楊印寶眼高手低,成天焦慮不安,從來沒有挑起家庭的重任。

1966年,惶惶不可終日的他向妻子楊仙果提出了離婚,隨後決絕離家,把四個年幼的孩子丟下。

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楊麗萍縱然對跳舞充滿興趣,卻始終沒有機會接受系統的訓練。

不僅如此,身為長女的她還要肩負起幫襯家庭的重擔,11歲之前她幾乎每天都在田地裡勞作。

農忙時幫助母親插秧,放學後上山砍柴,放牛,在家裡時包攬喂豬、繡花、做草鞋等所有雜活。

六七歲的時候她就學會了賺錢,從雞窩裡拿出蛋到集市上售賣,再用換回來的錢買花布做衣服,買些食物帶回家。

那幾年,她每一分鐘都在勞作,內心卻每一分鐘都渴望舞蹈。

1969年機遇終于來臨,身體猶如麻杆似的她在學校裡帶領同學們跳操,此時學校剛好有歌舞團的領導來視察。

只是驚鴻一瞥,她驚人的協調能力震驚了西雙版納歌舞團的領導,很快邀請她加入。

那時的月工資並不高,歌舞團方面給出的待遇是每個月30元。

有工資領又可以跳舞,這對于11歲的楊麗萍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好事,二話不說就決定到歌舞團報導。

母親知道後竭力阻止:「你走了誰來帶弟弟妹妹?你想看著我們餓死嗎?」

楊麗萍年紀不大,卻深知母親楊仙果這番話的含義,她不想女兒離開的原因並不止是這一條。

在那個年代買賣女兒,女孩子當童養媳是很常見的事,楊麗萍的母親楊仙果就是被父親用幾袋鹽巴買回來的。

丈夫離家出走後,楊仙果曾經有幾次動過賣了大女兒的想法,自然不願意她出走。

為了阻止女兒離開家,她苦口婆心勸說,後來甚至還把她鎖在家裡。

楊麗萍並沒有被母親的各種手段震懾,而是偷偷找了個機會從家裡溜走,這才真正改寫了自己的命運。

二、十年伴舞生涯

歌舞團的生活並不如想象中那般美好,由于從小營養不良,楊麗萍的身材瘦小,站在人群中很不起眼,總是被忽略。

其他的團員家境都比較好,大多數從小接受正規訓練,楊麗萍家庭貧困出身又差,種種因素加在一起,她成了最被排擠的那一個。

那時為了能夠得到上臺跳舞的名額,團隊裡的成員都會暗地裡較勁,互相搭夥練習舞蹈編排,唯獨楊麗萍沒人理會。

無奈之下,她只能一個人躲到歌舞團附近的小樹林裡練習,但即便如此刻苦,在舞臺上她依舊只能站在角落當伴舞。

閒暇之余,別的女孩都會聚在一起聊打扮聊心儀的男神,唯獨楊麗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永遠獨來獨往。

那時她最大的愛好除了跳舞之外,就是在小樹林附近的空地上種菜,等收成了就拿回家給弟妹改善生活。

歌舞團裡有假期,有空的時候,楊麗萍就會帶著妹妹到寺廟裡遊玩,每當看到孔雀,就會蹲下來細細觀察它是如何開屏的,一看就是半天。

這樣的她在其他人的眼裡無疑是個「異類」,誰也沒想到有一天她會成為舞臺上閃耀動人的「孔雀公主」。

1979年,楊麗萍21歲了,此時距離她在西雙版納歌舞團當伴舞已經過去十年。

機會也在第十個年頭來臨,那時團裡正在排練歌舞劇《召樹屯與喃木諾拉》,故事和孔雀有關。

當時楊麗萍是這部歌舞劇的B角,也就是替補,沒有意外情況不會上場。

演出那天戲劇性的時刻來臨,A角在表演之前突然高燒不退上吐下瀉,無奈之下只能讓位給B角楊麗萍。

領導們忐忑不安,生怕她把這個重要的角色演砸了,可當她翩翩起舞時,全場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就這樣,楊麗萍一跳成名,結束了十年的伴舞生涯,從B角直接躍升到A角。

回到西雙版納,她的生活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數不清的廠家和掛曆拍攝找上門,但更多的是來自于異性的求愛。

在這些人中,不乏領導的高幹子弟,他們甚至不再計較楊麗萍的家庭成分,紛紛對她展開追求。

每當有演出,追求者們的鮮花都堆滿舞臺,還有的人直接在場內對他唱起情歌。

最瘋狂的是一個幹部子弟,他直接在楊麗萍的床上放了一把刀。

這把刀的含義很深刻:「誰要是敢和我搶女人,我就和他拼了!」

這些富家子弟如此瘋狂,信心滿滿能夠追到楊麗萍,可他們都沒料到,這位出生貧寒的孔雀公主,對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沒有興趣。

三、尋夢北京城

1980年,楊麗萍與一位來自北京的知青談起了戀愛。

這個男孩是個大學生,長得帥氣,個性文藝浪漫,很快敲開了楊麗萍的心扉。

可惜這段感情沒有維持太久,原本倆人山盟海誓要相伴到老,可男方卻偷偷變了心。

當回北京的機會到來時,他顧不上楊麗萍,獨自辦理了回城的手續,招呼都不打一聲就消失了。

初戀就這樣無疾而終,男友的離開讓她想到當年父親的不辭而別,這也導致她對男人的看法開始改變。

好在命運對她還是有所眷顧,1981年,在一場演出中,她被中央歌舞團的領導選中,向她發出了橄欖枝。

作為一名舞者,楊麗萍始終嚮往更大的舞臺,當機會來臨時她毫不猶豫把握住,立刻向團裡要回自己的檔案,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這句話用來形容初到北京的楊麗萍很合適。

來到首都,她再次感受到世界的參差。

那時中央歌舞團當時引進芭蕾舞訓練方法,在鄉下奔跑的野妞楊麗萍無法適應。

別人能劈180度的叉,她卻怎麼也跳不高,拉不平,動作更是沒有美感。

團裡的女孩們個個長得漂亮,從小接受學院派的訓練,她們自然瞧不上這個鄉下野丫頭。

按照勵志故事的走向,她本應該努力練習跟上大家的步伐,可楊麗萍沒有這麼做。

她不再參與集體練習,而是決定用自己的鍛煉基本功,每次都偷偷排練到天亮。

舞蹈室的管理員不讓開燈,她就摸著黑跳,時間長了就連管理員都對她刮目相看。

但這樣的勤奮沒有換來榮譽,而是遭到領導批評同事孤立,她被分到倉庫。

即便如此,楊麗萍依舊特立獨行,在破敗的倉庫裡反而更加自在,閑來無事就欣賞自己長長的指甲。

1986年,堅持自己風格多年的楊麗萍迎來了事業巔峰,她的《雀之靈》榮獲全國舞蹈大賽冠軍。

1988年,楊麗萍登上春晚,連續跳了三支舞蹈《孔雀》《版納三色》《舞之魂》,驚豔全國觀眾。

四、倉促結束兩段婚姻

楊麗萍在中央歌舞團收穫了事業巔峰,春晚之後聲名鵲起,成為知名舞蹈家。

她的第一段婚姻也是在此期間收穫的,對方也是歌舞團的成員,不僅專業還有才華。

倆人擁有共同的追求,對方在幫助楊麗萍走向事業巔峰的道路上貢獻了不少力量。

到了適婚的年紀,倆人順知其然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然而,兩位藝術家的結合並沒有帶來幸福,由于工作性質需要長時間在外表演,他們在結婚後長期保持異地生活。

就算在一起,婚姻的柴米油鹽醬醋茶也會讓他們的愛情慢慢消散。

很快倆人決定離婚,之後楊麗萍很少提及第一任丈夫,大眾甚至連對方姓甚名誰都不知曉。

離婚後的楊麗萍一度決定不再追求愛情,專心搞事業,她帶領歌舞團在全世界表演,身後有來自各地的追求者,其中就包括臺灣富商劉淳晴。

1990年,已經把生意做到北京的劉淳晴在一次朋友聚會上偶遇楊麗萍,見到女神的第一面,他就掩藏不住愛意。

看到女神的倩影從跟前走過,他大聲喊道:「楊麗萍!」對方回眸一笑,他的 魂都被勾走了。

那時的楊麗萍才32歲,風華正茂事業正當巔峰,劉淳晴雖然已經40歲,但卻依舊帥氣。

身高一米八,微卷的長髮, 精緻帥氣的五官,身上帶著一股文藝氣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個明星呢。

事實上,劉淳晴是個不折不扣的商人,家裡世代經商,受到家庭環境的薰陶,他在餐飲事業方面做得很成功。

難得的是,劉淳晴雖然身為商人身上卻沒有半點銅臭,對楊麗萍很是欣賞。

在北京的這次偶遇讓兩人熟絡起來,此後劉淳晴對楊麗萍展開了瘋狂的追求。

面對這份愛意,剛開始楊麗萍猶豫不決,畢竟上一段失敗的婚姻給她帶來了很大的心理陰影。

但劉淳晴沒有放棄,面對女神的猶豫,他始終保持熱烈堅定,足足跟在她的身後五年。

1995年,楊麗萍終于被這份真心感動,答應了對方的求愛,倆人在北京舉辦了一場浪漫的婚禮。

婚後他們非常幸福,楊麗萍到處參加演出,劉淳晴給予所有支持,盡可能創造條件待在一塊。

妻子在外演出的日子,他心心念念關切對方的身體。

有一次聽聞楊麗萍在演出時因為過度勞累而住院,他立刻就買了飛機票飛往重慶,在病床前無微不至照顧。

在醫院期間,劉淳晴寸步不離守候在床前,有時候楊麗萍睡不著,他就會像哄小孩一樣給她講故事,直到她睡著。

這段婚姻讓楊麗萍充分感受到安全感,兩人琴瑟和鳴過得很幸福,可惜七年之後困難還是來了。

2002年,楊麗萍追隨丈夫回到臺灣老家過年,此時她最不願意面對的問題還是來了。

公公婆婆把她叫到跟前說道:「我們年紀都很大了,最期盼的事情就是抱上孫子,你們要好好努力了。」

聽聞這句話,楊麗萍內心很是觸動,她深愛劉淳晴,決心為他生一個孩子。

那時的楊麗萍為了保持身材已經開始長期節食,于是回北京後她做了個詳細的身體檢查。

醫生告訴她:「你身上的脂肪很少,目前的身體條件也不適合生育,最好能夠調養一段時間,增增肥再來。」

聽到這樣的答案,楊麗萍做了很久的思想鬥爭。她愛劉淳晴,但更熱愛舞蹈事業。

增肥對于她而言無疑是天方夜譚。思來想去,她決定不耽誤劉淳晴的人生,放手讓他需找真正的幸福。

當楊麗萍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劉淳晴時,對方堅決不答應離婚。

可楊麗萍堅定地告訴他:「別人跳的是舞,我跳的是命。」

那一刻,劉淳晴才決定放手,原本恩愛的倆人最後只能各奔東西。

五、63歲活成少女

和劉淳晴分手後,楊麗萍一度很沮喪,但很快她又重新規劃了人生。

2003年,她辦理了退休手續,重新收整行囊回到雲南。

她召集田間地頭的「野生舞者」成立歌舞團,到處籌集資金,排練《雲南印象》。

期間她遭遇非典,好不容易籌集的資金打水漂,眼睜睜看著心血白費。

但她沒有放棄,依舊咬緊牙關堅守這份夢想,最終向世人呈現上了一場完美的視覺盛宴。

從那以後,楊麗萍的事業就像開了掛,她收徒弟,當評委,到處演出,年過流失還保持著少女的身材。

決定一輩子丁克後,她在身材管理上更加嚴格,20年來從不吃米飯。

臨到演出之前,她甚至嚴格到一整天都不吃東西,就連一顆蘋果都不允許。

她說:「演出前吃東西,胃鼓鼓的很難看。」

這麼多年,她始終保持著長髮飄飄的狀態。由于常年練習舞蹈,她的姿態很輕盈,從背後看依舊是少女模樣。

有人問她什麼時候退休,楊麗萍會回答:「什麼時候跳不動了就退休。」

但其實私底下她也會偷偷問身邊的朋友:「我現在顯老嗎?顯老我就不跳了。」

儘管時刻擔心自己形象有礙觀瞻,但楊麗萍現在已經63歲了,卻依舊活躍在舞臺上。

由于一輩子沒有生孩子,她曾經遭遇很多嘲諷,有一次甚至還被罵上熱搜。

網友說她:「一個女人最失敗的事情就是沒孩子,等你到了90歲,還能保持少女容貌嗎?」

面對這些非議,楊麗萍從來不正面回復,反而是經紀人會偷偷上網回復網友:「做好自己即可。」

除了演出,現在的楊麗萍大多數時間都待在雲南洱海。她在玉磯島蓋了倆棟別墅,南端的叫太陽宮,北端的叫月亮宮。

太陽宮現在是別墅酒店,專門針對旅客開放,月亮宮則是她的私人宅院,內部裝修如詩如畫。

沒有婚姻的磕磕巴巴,沒有孩子牽絆的煩惱,63歲的楊麗萍遠離塵世浮華,活成了她夢想中的樣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