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麗萍有過兩段婚姻,為了事業「不生孩子」選擇離婚,為自己建造仙境般宮殿「每天與花鳥為伴」63歲孤身一人卻活成少女

2002年,楊麗萍與結婚七年的丈夫劉淳晴回臺灣過年,在吃團圓飯時她遭遇了「催生」。

公婆語重心長告訴她:「我們做夢都盼著抱孫子呢!」

回北京後,楊麗萍馬不停蹄趕往醫院檢查身體,卻被醫生告知由于長期節食身體脂肪太少,需要長期調養增肥才能生孩子。

一邊是事業一邊是婚姻,她在一番掙扎後選擇了前者,灑脫回歸單身。

這個結果于她而言在意料之中,因為在此之前她同樣因為「不顧家」,與第一任丈夫離婚。

如今的楊麗萍已經63歲,依舊保養得好似少女,有人常把功勞歸功于她「不生孩子」,真的是這樣嗎?

一、「孔雀公主」的悲慘童年

1958年11月,楊麗萍出生在雲南一戶白族人家,孩提時期她就手腳細長,天生就是跳舞的料。

家庭環境是淒苦的,她是家中長女,下面還有三個弟妹,地主家庭出身的父親楊印寶眼高手低,成天焦慮不安,從來沒有挑起家庭的重任。

1966年,惶惶不可終日的他向妻子楊仙果提出了離婚,隨後決絕離家,把四個年幼的孩子丟下。

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楊麗萍縱然對跳舞充滿興趣,卻始終沒有機會接受系統的訓練。

不僅如此,身為長女的她還要肩負起幫襯家庭的重擔,11歲之前她幾乎每天都在田地裡勞作。

農忙時幫助母親插秧,放學後上山砍柴,放牛,在家裡時包攬喂豬、繡花、做草鞋等所有雜活。

六七歲的時候她就學會了賺錢,從雞窩裡拿出蛋到集市上售賣,再用換回來的錢買花布做衣服,買些食物帶回家。

那幾年,她每一分鐘都在勞作,內心卻每一分鐘都渴望舞蹈。

1969年機遇終于來臨,身體猶如麻杆似的她在學校裡帶領同學們跳操,此時學校剛好有歌舞團的領導來視察。

只是驚鴻一瞥,她驚人的協調能力震驚了西雙版納歌舞團的領導,很快邀請她加入。

那時的月工資並不高,歌舞團方面給出的待遇是每個月30元。

有工資領又可以跳舞,這對于11歲的楊麗萍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好事,二話不說就決定到歌舞團報導。

母親知道後竭力阻止:「你走了誰來帶弟弟妹妹?你想看著我們餓死嗎?」

楊麗萍年紀不大,卻深知母親楊仙果這番話的含義,她不想女兒離開的原因並不止是這一條。

在那個年代買賣女兒,女孩子當童養媳是很常見的事,楊麗萍的母親楊仙果就是被父親用幾袋鹽巴買回來的。

丈夫離家出走後,楊仙果曾經有幾次動過賣了大女兒的想法,自然不願意她出走。

為了阻止女兒離開家,她苦口婆心勸說,後來甚至還把她鎖在家裡。

楊麗萍並沒有被母親的各種手段震懾,而是偷偷找了個機會從家裡溜走,這才真正改寫了自己的命運。

二、十年伴舞生涯

歌舞團的生活並不如想象中那般美好,由于從小營養不良,楊麗萍的身材瘦小,站在人群中很不起眼,總是被忽略。

其他的團員家境都比較好,大多數從小接受正規訓練,楊麗萍家庭貧困出身又差,種種因素加在一起,她成了最被排擠的那一個。

那時為了能夠得到上臺跳舞的名額,團隊裡的成員都會暗地裡較勁,互相搭夥練習舞蹈編排,唯獨楊麗萍沒人理會。

無奈之下,她只能一個人躲到歌舞團附近的小樹林裡練習,但即便如此刻苦,在舞臺上她依舊只能站在角落當伴舞。

閒暇之余,別的女孩都會聚在一起聊打扮聊心儀的男神,唯獨楊麗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永遠獨來獨往。

那時她最大的愛好除了跳舞之外,就是在小樹林附近的空地上種菜,等收成了就拿回家給弟妹改善生活。

歌舞團裡有假期,有空的時候,楊麗萍就會帶著妹妹到寺廟裡遊玩,每當看到孔雀,就會蹲下來細細觀察它是如何開屏的,一看就是半天。

這樣的她在其他人的眼裡無疑是個「異類」,誰也沒想到有一天她會成為舞臺上閃耀動人的「孔雀公主」。

1979年,楊麗萍21歲了,此時距離她在西雙版納歌舞團當伴舞已經過去十年。

機會也在第十個年頭來臨,那時團裡正在排練歌舞劇《召樹屯與喃木諾拉》,故事和孔雀有關。

當時楊麗萍是這部歌舞劇的B角,也就是替補,沒有意外情況不會上場。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