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鴻明紅了不忘本,娶平凡女友,兩個女兒是手心里的寶,網友:創造了自己的幸福

背著一把木吉他,騎著摩托車,行走在台北到新竹的公路上。

既不是流浪歌手,也不是騎行客。

他,包括一幫朋友,是一個木吉他民歌西餐廳的駐唱歌手。

木吉他民歌西餐廳,全盛時期,幾乎開遍了台灣各大城市。

輪流到各地去唱歌的,就是游鴻明和他的幾個歌手朋友。

還在十六七歲的時候,游鴻明就過上這種生活了。

他把那段日子,稱之為「走唱歲月」。

五六個人,每個人每天,都會唱兩到三場。

1968年出生的游鴻明,在這幫歌手中間,是年齡最小的那一個。

他和張宇合作的時間比較多。

其余的幾個歌手,袁惟仁和莫凡,則是長期的搭檔。

彼時他們唱歌不拘一格,市面上有什麼新歌,就唱什麼。

當然了,八成以上的,都是流行歌曲。

如《外婆的澎湖灣》、《龍的傳人》等等。

雖然不是原創歌曲,但因為每天都在唱,靠著聽眾的檢驗,游鴻明和幾個朋友的唱歌能力,就這樣一天天培養起來了。

他和他的朋友,都是流行歌曲排行榜的風向標。

最近流行什麼,游鴻明需要盡快了解清楚。

不過大部分時候,客人會主動點歌。

餐廳的點歌單,就成為了他洞悉歌壇動態的平台。

有新作品,剛問世,游鴻明和朋友們就得趕緊學唱。

通常聽個兩三遍,就得會唱。

否則,一旦客人點歌,你卻不會唱,影響的可不僅僅是餐廳生意。

游鴻明經常隨身攜帶一個本子,那上面全是他寫的,新歌的歌詞。

只有不停去熟悉,當突然點到某首歌的時候,自己才不會手忙腳亂。

有兩年時間,游鴻明的固定搭檔都是張宇。

每天晚上,他和張宇先上台。

等演唱完畢,接下來就是袁惟仁和莫凡。

用游鴻明的話形容,之所以如此搭配,是因為恰好符合他們各自的性格。

張宇和他,都是那種不茍言笑的人。

因此每當站在舞台上,腦子里只有唱歌一件事。

他們只要把歌曲唱好就行了。

相比之下,袁惟仁和莫凡的性格,則要活潑很多。

兩個人一上台,就開始講段子各種耍寶,往往引逗得台下客人笑聲不斷。

確實,客人眾口難調。

有的人就是想安靜聽聽歌。

有的人則喜歡熱鬧,本身就是來玩樂的。

所以,他們幾個人動靜搭配,倒是合作得相得益彰。

通常演出完畢,都是夜里十點左右。

然后,幾個人開始去吃宵夜,再鬧騰幾個小時。

在游鴻明的心里,那幾年的日子無憂無慮,過得很開心。

不知不覺間,游鴻明也從十五六歲,來到了二十出頭的年紀。

此時唱歌對他來說,是生計,也是愛好。

而每一個抱著吉他的人,又有誰不曾幻想過,哪一天自己的歌曲,能夠變成磁帶或者唱片,被人爭相購買,相互傳閱,到最后流芳歲月呢。

游鴻明也有這樣的想法。

不過,從一個餐廳歌手,轉變成真正的原創歌手,中間的路并非一帆風順。

而要完成晉級和蛻變,他就需要去參加比賽。

1989年前后,台灣舉辦過一個大專杯回旋之星創作比賽。

21歲的游鴻明,果斷抓住了這次機會。

連他自己都不曾想到,比賽中他取得了第一名。

隨即,游鴻明的第一首歌曲,灌錄在了第一張合輯唱片里。

那時候不光是他,幾個朋友,也都先于他起步出道。

張宇經常跟游鴻明談起,在李宗盛身邊時的各種趣事。

作為前輩的李宗盛,經常會提醒張宇,應該注意些什麼。

袁惟仁則是和陳升走得很近。

他經常向游鴻明透露,陳升當時的狀態是怎麼樣的。

不過,幾個人在一起,聊得最多的還是音樂。

有一次幾個人在一起聊樂器,就產生過很多新的理念和想法。

多年以后游鴻明回想起來,他覺得那時候,就像是武林中人在相互切磋。

畢竟經過碰撞,才能產生出很多新的想法來。

袁惟仁和莫凡,1991年正式出道。

張宇則是在1992年出道。

游鴻明從發行第一張合輯,到第一張個人唱片發行,中間又間隔了四年。

1993年,游鴻明發行第一張專輯《等不及要對你說》。

此刻,距離他第一次進入木吉他民歌西餐廳唱歌,差不多快十年了。

專輯發行的,張宇和袁惟仁等一幫老友,都前來祝賀。

在游鴻明看來,自己能夠成為真正的原創歌手,正是得益于遇到了張宇和袁惟仁他們。

袁惟仁還在上中學的時候,就開始創作了。

而張宇寫歌的時間,也比游鴻明要早。

在出道之前的那些年,游鴻明從他們身上,學到了不少東西。

正是不斷學習,內心深處的音樂天分才被激發出來。

游鴻明說過,如果沒有遇到他們,自己也就是公司里一個很普通的職員。

唱歌不但改變了游鴻明的命運,也讓他最終收獲了愛情。

和其他歌手成名后各種緋聞不斷不同,游鴻明還沒有出專輯的時候,身邊就已經有一個愛他的姑娘了。

那位姑娘叫黃玉秀,是游鴻明的初戀。

兩個人,是在上中專的時候認識的。

彼時在游鴻明的心目中,黃玉秀是美若天仙般的存在。

因此上學期間,基本上是游鴻明在仰慕黃玉秀。

可那時候游鴻明膽子很小,再加上唱歌的天分還沒有被激發出來,求學幾年,他對黃玉秀一直是暗戀和遠觀。

一直到中專畢業,游鴻明才大著膽子,將自己的心掏給了黃玉秀。

和學生時代不同了,此刻游鴻明已經在木吉他民歌西餐廳駐唱。

他的歌聲,成了吸引黃玉秀的地方。

中間因為服兵役,游鴻明和黃玉秀,曾短暫分離過。

等他再背起吉他的時候,游鴻明終于在民歌餐廳里,追到了黃玉秀。

歌聲還有才華,最終讓黃玉秀也愛上了他。

所以,木吉他民歌西餐廳,不單單是游鴻明事業的起點,也是他和黃玉秀愛情的見證地。

多年以后,為了感懷那段美好的時光,在一張新的MV中,還專門還原了民歌餐廳的全部裝修。

那時候,游鴻明和黃玉秀早已結婚,而且還有了兩個可愛的女兒。

因此在歌迷心目中,游鴻明始終是一個好男人的形象。

不過,游鴻明自己,很多時候倒是一直實話實說。

年紀不小了,如果還單著,恐怕別人都會為自己著急了。

整個九十年代,是游鴻明事業的起點和發展階段。

像《戀上另一個人》、《一天一萬年》等有影響力的歌曲,都是在這期間創作的。

游鴻明坦言,九十年代走紅,除了自己有點小才華之外,還因為時代背景的影響,讓那個年代所有的歌手都很幸運。

那時候沒有互聯網,資訊流通也不發達。

每當發行一張新的專輯,在大眾群體中,就能形成洗腦的效果。

一盒磁帶或者一張唱片,很多人會反復去聽。

正是這個洗腦的過程,才讓聽眾記住了歌曲,也記住了唱歌的人。

而進入21世紀,情況則悄然發生了變化。

一方面,互聯網漸漸走進千家萬戶,資訊發達,人們的選擇面寬了。

另一方面,唱片公司也改變了策略。

游鴻明坦承,這個時候,唱片公司在哪位歌手身上下的功夫最多,花的錢最多,那麼,這個人的唱片就一定會大火。

他舉例說,上華唱片公司,就懂得如何去推廣。

所以,他們旗下的藝人,相比于其他人,走紅的機會就要多出好幾倍。

游鴻明那首曾經很火的《下沙》,就是在千禧年交替之際發行的。

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很多更年輕的聽眾,記住了游鴻明,也記住了他略帶撕心裂肺的聲音。

不過,相比于其他歌手,此時的游鴻明,卻顯得越發低調。

除了一些必要的活動,在創作之外,幾乎很難看到他的身影。

至于在其他藝人身上各種司空見慣的緋聞,在游鴻明的身上幾乎是絕緣的。

除了個性使然,或許跟游鴻明的身體,也有一定關系。

原來,游鴻明從小就患有過敏性鼻炎。

因為經年累月唱歌,扁桃體動不動就會發炎。

而他的病情,還在2009年左右就越發嚴重了。

第一次病情發作加重,剛好是一場演唱會結束。

游鴻明喝了一杯冰水,而后他的喉嚨瞬間就感覺被什麼東西堵塞了。

經過檢查,醫生表示,只有通過手術,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因為即便這次通過治療恢復了,以后難保不會再次發病。

如果腫脹嚴重,有可能會引發窒息。

要是在夜晚睡夢中發病,甚至可能導致人死亡。

雖然醫生當時說的很嚴重,但對于做手術,游鴻明當時還沒有下定決心。

畢竟,這是在喉嚨上動刀子。

一旦傷及聲帶,自己很有可能就不能唱歌了。

因此隨后的四五年,游鴻明遲遲沒有下定做手術的決心。

一直到2014年4月份,他才終于決定做手術。

消息曝光,歌迷們都非常擔心游鴻明的健康。

游鴻明當時表示,如果再拖著不做,病情越發嚴重,真的可能會在睡夢中引發窒息。

至于外界擔心,手術后影響聲帶,游鴻明表示,自己已經46歲,能唱到這個年紀,已經很知足了。

如果手術后真的不能唱歌,那麼接下來他將要好好陪伴妻子和女兒。

而當時也有報道指,經過多年打拼,游鴻明在台灣和內地,一共有七處房產。

假如他以后真的不能唱歌了,也不必為生計操心。

好在手術順利。

術后的第二年,游鴻明還發行了新的專輯。

不過,這張專輯,幾乎成了他的絕唱。

從那之后至今,游鴻明再無新專輯的發行。

生活中,他的妻子黃玉秀,曾從事過空姐職業。

兩個女兒,尤其是大女兒游宇潼,長的很漂亮。

大女兒長大后,有著「最美星二代」的稱號。

如今的游鴻明已經54歲。

他最近一次活動,則是去年九月底,在內地的一次商演。

那是露天演出,視訊中的游鴻明,已漸生老態。

雖然他唱得很賣力,不過路過的行人,都沒有駐足觀看。

視訊在網上曝光后,很多人覺得游鴻明很落魄。

不過客觀來看,從他當年出道至今,已有30年了。

這麼長的時間里,歌手迭代了不知有多少。

年輕人不認識他,甚至沒聽過他的名字,這也很正常。

換言之,屬于游鴻明的時代,早已漸行漸遠。

畢竟,就連當年盛極一時的木架他民歌西餐廳,在2018年的時候,也都先后停業了。

歲月流逝,好在游鴻明用歌聲,創造過屬于自己的輝煌,也創造過自己的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