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不再是唯一!羅大佑「因音樂放棄愛情」,娶小妻子58歲得一女,如同煥然新生

羅大佑,著名音樂人,出生于台灣台北市,家里世代從醫,因為對音樂的熱愛放棄了醫院的工作,創作出不少歌曲專輯,比如《一樣的月光》,《將進酒》,《走不完的路》,《童年》,《之乎者也》,《明天會更好》,《滄海一聲笑》等

2010年一曲《光陰的故事》走進多少人的心中,「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一個人。」

觸達了多少人的心靈。

羅大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不僅是創作源于生活,也和出現在他生命中的四個女人息息相關。

1954年,羅大佑出生于一個醫學世家,家里祖輩從醫,可以說是文學世家。

因此,羅大佑的生長環境也是優越于常人的,加上有一雙明事理愛他的父母,使他一生都牽掛著故鄉。

羅大佑的哥哥姐姐都被家里安排從事醫學,羅大佑性格溫順,自然也是聽從父母的安排。

所以一開始,羅大佑大學時便學習醫學專業,畢業當了一名醫生,最終壓抑不住內心的聲音,做起了音樂。

羅大佑對于音樂的喜愛還要從他的童年說起。

在他四歲那年,小羅大佑的爸爸就給他買了一架鋼琴,羅大佑的內心對于學習彈鋼琴這件事是十分抵觸的。

但是由于父親的堅持,羅大佑只能硬著頭皮每天堅持練習彈鋼琴。

隨著時間的推移,羅大佑發現他越來越沉浸在音樂之中了,從那以后,在他心底便萌生了一個屬于自己的音樂夢。

羅大佑在音樂方面也算有天賦,在他8歲那年,就能熟練地抓歌曲和弦,等到他十五歲,就會自己嘗試編曲。

這個時候羅大佑對音樂只是熱愛,完全沒有想到未來會為了自己的音樂夢而放棄自己的醫生職業。

完成高中學業后的羅大佑,遵循了家里的建議,在台中的中國醫學院學習。

1972年,羅大佑走進大學校園,大學時期,是青年成長進步最迅速的時間段,因為半只腳邁入了社會。

當時的羅大佑也不例外,與其他大學生不同的是,羅大佑抒發對世界感慨和情感的方式不一樣。

羅大佑會經常在大學期間做鋪來表達自己的想法,世界觀,價值觀等等。

那個時候,音樂便成了他的全部,也就是那個時候,羅大佑對于音樂的喜愛已經無法自拔。

1972年,羅大佑在學校和幾個朋友組建了樂隊,有一個擔任固守職務的隊友在一部電視劇的劇組里擔任副導演,劇組正為電視劇主題曲發愁,這時候他想到了羅大佑,便把他推薦給了導演。

羅大佑很重視這次機會,他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把這部電視劇的主題曲編排好,交給導演時,心里忐忑不已。

沒想到導演看過曲子之后十分滿意,一連把羅大佑編排的《閃亮的日子》,《神話》,《歌》都用在這部劇中。

而這部劇也一舉成名,是女明星張艾嘉的代表作之一《閃亮的日子》,張艾嘉是羅大佑生命中遇到的第二個女人,在這部劇的制作過程中兩人也接觸不少。

當時的羅大佑有在交往女朋友,名叫夏志仁,是自己學校的同學,兩人都就讀醫學。

后來因為羅大佑轉學,所以兩人便分手了,羅大佑青澀的初次戀愛持續了九個月便結束了。

1974年,經歷過人生懵懂愛情的羅大佑創作《歌》,并從這個時候開始準備《童年》這首歌的創作。

兩人分手后,羅大佑為了紀念這段感情,便創作出那首《光陰的故事》,紀念這短暫而又美好的初戀,如今廣為流傳,任意挑出一句歌詞都能與之產生共鳴。

1974年同年,羅大佑便為余光中的《鄉愁四韻》編排了曲子。

1977年,在家族希望與自己夢想中徘徊,不知道是聽家里去從醫好還是要去追尋自己的夢想。

最后羅大佑為了不讓父母失望,抑制了內心的音樂夢,而選擇在一家醫院里當醫生。

但是羅大佑舉辦的樂隊還在,他內心的音樂夢還沒有熄滅,他一邊維持著醫院實習生的日常工作內容,一邊追尋著自己的音樂夢想。

這個時候女明星張艾嘉認識了一個比她大十六歲的男人,兩人墜入愛河。

因為那個男人年紀比較大,沒有什麼固定收入并且還是二婚,所以家里極其反對兩人在一起。

可是張艾嘉當時被愛情沖昏了頭腦,最終父母沒能拗得過張艾嘉,兩人還是結了婚。

1980年,羅大佑在醫生和音樂中選擇了后者,在創作音樂的過程中,羅大佑又遇到了張艾嘉。

其實,當時兩人合作《閃亮的日子》一劇時張艾嘉便對羅大佑心生好感。

在后面采訪時,張艾嘉這樣說,我就是喜歡會音樂的男生,我喜歡看他專注的樣子。

兩人再次相遇,張艾嘉便被羅大佑的才華深深吸引住了。

有夫之婦的她不顧一切地和羅大佑在一起了,隨著兩人戀情的曝光,張艾嘉的婚姻也就持續了兩年便結束了。

羅大佑同樣也深深地愛著張艾嘉,在兩人在一起的階段里,羅大佑便十分高產。

大部分歌曲創作都是送給女友張艾嘉的,比如歌曲《知否》,因為羅大佑叫張艾嘉小妹,所以便寫了一首《小妹》送給張艾嘉。

其實從歌曲《童年》便足以看出羅大佑對張艾嘉的愛。

羅大佑的《童年》準備了五年之久,不斷地修改和靈感的匯集,羅大佑把自己多年的心血作品送給了張艾嘉,這足以證明他對女友張艾嘉無言的愛。

兩個人都彼此深愛對方,但兩個人想要的卻不一樣。

張艾嘉從小便失去了父親,比較缺愛,因此更需要另一方在意自己一些。

可在羅大佑心里音樂放在女友張艾嘉前面,張艾嘉察覺到羅大佑重視音樂遠沒有重視自己的時候,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放手。

兩人分手多年到現在依舊是好友,并且在各自的領域熠熠生輝,現在想想,兩人從戀人到朋友,何嘗不是一種釋懷的方式呢?

1979年,羅大佑發行了他人生中第一部專輯《之乎者也》。

1987年,羅大佑又遇到了李烈,他生命中的第三個女人。

其實,兩人在年少時便認識了對方,互相知根知底,間隔十多年,雙方在敘舊的過程中,也逐漸愛上了彼此。

十多年前,羅大佑并沒有現在如此出名,李烈也只是初步步入娛樂圈,兩人并沒有過多的交集,李烈的性格如同她的名字一般,容不得半點委屈。

李烈出演過瓊瑤劇中的萬秋玲,之后的采訪中她表示自己不喜歡這個角色的性格,太過溫婉,扭捏,不能堅韌而又剛烈。

其實,李烈她說這種話的時候說出的是自己的理想性格,羅大佑愛音樂遠大于其他任何事物,包含愛情。

李烈能夠和羅大佑在一起十二年之久,也恰恰說明了她的愛情觀。

在他們沒有見面的十余年間,李烈遇到了毛學維,李烈被他的外表深深吸引到了,兩個人走到了一起。

李烈為了他放棄了工作,不顧父母的強烈反對,兩人結了婚。

之后兩人生活期間,也大部分都是花李烈的錢來補貼家用,并且兩人也常常異地,這段感情也在兩年時間里消散掉了。

1983年,看清事實的李烈結束了這場失敗的婚姻。

愛情和面包總要抓住一個,這段婚姻結束后,李烈將自己全部身家拿去投資,開始了她從商的道路。

但是毫無商業經驗的她最后創業的結果也可想而知,最后不僅將全部身家虧損進去,而且負債累累。

也就因此,她才會甘心提著行李回到老家。

李烈回到台灣,命運推著她和羅大佑再次相遇,兩人早已都不是當年的身份,了解彼此最后相愛。

1989年兩人在一起后同居的前幾年,其實并沒有李烈想得那麼好。

因為李烈的上任是和她父親一樣的,但是羅大佑和兒子一樣需要照顧,事事都需要讓著他,但是她愛他,離不開他,一直容忍著羅大佑的幼稚。

他們一開始便是并不平等的,羅大佑幫助李烈償還債務,李烈心存感激,更多還是對羅大佑的愛。

但在羅大佑心里,李烈對他再遷就也抵不過那些債務。

其實對于李烈來說,那些債務并沒有什麼。

只要她復出拍些廣告,接點代言,償還掉就不是問題,可她甘心做家庭主婦,為了羅大佑改變自己。

兩人相戀十一年,李烈在與他同居的日子里處處謙讓著他,忍受他的脾氣。

羅大佑不同其它人,他常常去水族館,在水族館里一呆就是一天。

后來索性就將家里變成了水族館的樣子,在家里安置了九個水族箱。

還是三分鐘熱度的羅大佑,不想養了便將這個放在一邊,只能由李烈來解決。

羅大佑還有一個常人無法理解的習慣,就是睡覺之前偏偏習慣將自己喜歡的音樂放在最大聲入睡,李烈一開始自然是接受不了的,也提過很多次建議。

但是羅大佑癡迷音樂成性,自然是不會為了李烈改變,說道,要是我自己生活,就沒人管我了,言外之意便是要是你管我,咱倆就分開。

李烈知道羅大佑會做出來這種事,源于對他的愛,便有一次遷就了他,隨著時間的推移,李烈在聽最大聲音樂,也能安穩入睡。

其實,羅大佑也有點大男子主義,他規定的規矩,就一定不能有人觸犯,否則一輩子不可原諒。

1997年,在他們同居的這些年,李烈也是無法忍受他,知道他們并不適合在一起,決定要和羅大佑分別。

可就在這個時候,羅大佑的父親病重,李烈心疼羅大佑,便決定先留在他的身邊。

1998年,羅大佑父親去世,失去父親的羅大佑明白了親人的重要性,在李烈和羅大佑在一起的第十一年里,羅大佑向李烈求婚。

本來打算離開的李烈,她此刻看著眼前相戀是一年的戀人向自己求婚,心里已然動搖,她心里明白不合適,卻還愿意為了眼前這個男人,試一試。

可現實真的是殘酷的,兩人因為性格不合,這段婚姻僅僅持續了不到兩年,兩人已經是走不下去的地步了。

最后,兩人于2001年失婚。

當時的李烈已經42歲了,再次創業,這次與之前不同的是,她沒有任何投入,甚至可以說是負債創業。

這次她沒有沖向服裝市場,而是影視圈,她和朋友合作開了一家制作公司。

從少女到婦女的二十年,李烈增長了不少人生閱歷,思想沉淀了許多,當了制片人之后,參與制作的影片大都拿過獎項。

李烈后來用愛死現在的自己這句話表現自己的釋然。

實際上,那段黑暗的戀愛經驗告訴她也告訴我們,兩個不對的人相遇,愛自己比愛任何人都重要。

羅大佑事業得意卻情場失意,他對于愛情,再也不會相信,聽說過,再也不會和任何人結婚。

最終還是打臉打的太快,羅大佑還是遇到他生命中最后一個女人,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女人,小他13歲的一個粉絲,名叫Elaine。

她正好符合羅大佑的性格,因為是羅大佑的粉絲,所以對羅大佑更多的是崇拜,欣賞,符合羅大佑的大男子主義,她會照顧好羅大佑的日常生活,讓羅大佑感覺心安,因此兩人于2010年結婚。

本來是主張丁克的羅大佑,沒有與太太生孩子的打算。

但是他的妻子想要有一個兩人的孩子,一向大男子主義的羅大佑竟答應了這一要求。

58歲的羅大佑看到女兒的出生后,感覺不可思議,抱著孩子的那一刻感覺熱淚盈眶,孩子的到來也點燃了他的生活。

之后,羅大佑便變身為女兒奴。

在他之前的生命里,音樂便是唯一,也是因此,羅大佑的情路相當坎坷,自從他有了自己的小棉襖,這個在其他人眼里高傲自大的人,在女兒面前,變得格外溫柔。

因為這個小女兒,他也發生了改變,慢慢學會照顧人,總喜歡幫女兒拿著小書包接送女兒上下學,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

自從羅大佑58歲得女,他便如同煥然新生,臉上的笑容增加了許多,他有了生命中想要守護的家庭和親人,現在在他眼里,音樂便不是唯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