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傳雄在巔峰期被雪藏8年,患病暴瘦40斤,如今53歲翻紅掀起回憶殺

談及周傳雄,人們總是無限唏噓,嘆他的懷才不遇,憫他的生不逢時,好似他曾經的「落魄」「生病消失」皆是命運的殘忍苛責。

面對外界的唏噓、揣測,他不用語言過多解釋,認真地生活、創作,再次回歸舞台,他和別人合作了一首齊秦的《往事隨風》,一張口,簡單的幾句歌詞,瞬間就稀釋了他往日遭受的苦難。

于他而言,人生的挫折來得越多越好,「因為挫折來的時候你才知道失敗在哪里。」

往事隨風

Take it lightly

最近,音綜《我們的歌》中有很多寶藏音樂人相繼翻紅上熱搜,其中就有「音樂教父」周傳雄。

他和陸虎搭檔合唱了自己曾經很火的一首歌《黃昏》,節目播出后,一些粉絲紛紛感慨,兩人不僅在聲線上合拍,甚至連人生際遇都很相似。

確實,兩人都是有才華的唱作人,也曾經歷過歌紅人不紅的尷尬處境,如今上綜藝后也同樣都激發了很多人的考古好奇心。

比起陸虎在幕后的冷落無聞,周傳雄更像是不斷被命運不斷無情鞭笞。

因為胃部感染幽門旋螺桿菌一度暴瘦到49kg,他選擇休養生息一段時間,也因此漸漸淡出歌壇,結果被傳出「[吸·毒]」謠言,甚至還被人遺忘誤以為已經「去世」......

再出現時,人們卻為他的歸來唏噓不已。

曾經演唱過《我的心太亂》《寂寞沙洲冷》等傳唱度很高的歌曲的他,以學員的身份參加了綜藝節目《天賜的聲音2》,卻慘遭淘汰,讓很多粉絲頗感不忿。

后來再曝出動態,又讓他徹底成為凄涼悲情的代名詞。

年過半百的他多次出現在各大露天商演舞台上,臉色蒼白,身形瘦削,底下圍著的多是冷漠圍觀看熱鬧的路人,無人為他的真誠演唱鼓掌,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半分怠慢。

因為他每次演唱的那首《黃昏》,曾是支撐他走過音樂寒冬的力量。

這次翻紅,有粉絲評論:黃昏再美終會天黑,堅持不懈定見晨曦。

黃昏音樂:周傳雄 - 流淌的歌聲第三季 第12期

但其實對周傳雄而言,所謂的紅也不過是過眼云煙,經歷的那些挫折更像是上天對他的考驗,「你只要把東西做好,(看到你)音樂的力量,上天會還你公道的。」

周傳雄的音樂多是帶著些苦情色彩,或許和他的人生經歷不無關系。

他1969年出生于台灣台中市,沒有迎來幸福的童年不說,耳邊縈繞的總是父母喋喋不休的爭吵聲。

是音樂,讓年幼的周傳雄熬過家里給他帶來的冰冷的孤寂感。

在他上小學二年級時,班主任恰巧是一名音樂老師,她意外發現周傳雄有音樂天賦,于是便開始訓練他的聲樂技巧,還推薦他參加很多校級音樂比賽。

可思想傳統的父母并不支持他的音樂夢想,他們覺得干這行不能吃飯,周傳雄沒有吵鬧,他選擇默默耕耘自己的音樂夢想。

14歲那年,周傳雄即將面臨國中升學壓力,可父母因為感情不和突然失婚,失去庇護的他除了上學,還要考慮生存問題,所幸,那時還有姐姐可以賺錢養活他。

盡管家境窘迫,周傳雄并沒有因此放棄上學,16歲時,他考入一家私立中學,高昂學費都要靠自己打工來賺,白天上課,晚上還要在台灣青年會上班,到了寒暑假,他更是什麼工作都會做,出租車司機、餐廳服務生、裝潢工人......甚至還在街邊擺小攤賣耳環。

可生活的重壓并沒有讓他忘記對音樂的熱愛,19歲那年,他參加了「台灣校園歌唱比賽」,并成功簽約唱片公司。

一腳踏入音樂殿堂的大門,周傳雄對未來充滿美好的暢想,寫原創,發唱片,開自己的演唱會,然而,進軍歌壇之后的路,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般順暢。

用他的話說,就像是上山下海,忽冷忽熱,然后大起大落。

那時,公司推出了一檔名為《青春大對抗》的節目,想選三名高顏值、擅唱歌表演的年輕男生組成組合,也就是小虎隊的雛形,剛簽進來的周傳雄曾是第一批候選人,面對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卻堅決地放棄了。

即便小虎隊后來大紅大紫,周傳雄也沒有后悔曾經的退出,「我想我應該算執著。我會問自己心里的聲音,我是喜歡這樣子,還是喜歡那樣?那時我希望當一個創作歌手。」

和周傳雄的音樂初衷不同,公司一開始就迎合市場,意欲將他打造成一名「偶像歌手」。

那時,「情歌王子」張信哲服役入伍,周傳雄便被包裝為其「接班人」出道,以乳名「小剛」為藝名正式進軍歌壇。

1990年,他發行了真正意義上的首張個人專輯《雙子星的對話》,緊接著第二張專輯《終于學會》的出爐,讓小剛這個名字在歌壇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有多紅呢?

在那個年代,他參加百貨公司舉辦的一個活動,快到現場的時候遇到堵車,他還以為是劉德華要來,結果到了現場才知道,原來大家等的是自己,「我就想說那我可能是紅了,從百貨公司里面一直到外面馬路上都是人。」

那時,公司特別重視他,專門請了十五個人全年只做他一個歌手,可周傳雄并不滿足,比起被包裝成一個炙手可熱的偶像歌手,他更希望大家有朝一日能聽到自己的原創音樂。

公司雖然支持他做原創,但并沒有給他太多的創作自由,到第四張專輯時,周傳雄按捺不住內心的渴望,向公司再三請求能否讓自己參與制作,公司答應了,但只允許參與制作半張,于是,1992年的《小剛的花花世界》應運而生。

專輯反響很好,由他作詞作曲的《哈薩雅琪》更是唱紅當時台灣的街頭巷尾,屬于小剛的黃金時期到來了。

周傳雄形容那時的心情,說自己走路都有風了,可這股風并沒有眷顧他太久。

張信哲服兵役結束后回歸歌壇,1993年,一首《愛如潮水》讓他火遍兩岸,唱片公司權衡利弊后,果斷放棄周傳雄,繼續力捧張信哲,甚至為了鞏固張信哲「情歌王子」的地位,還將小剛雪藏。

雪藏意味著什麼,周傳雄比誰都清楚,他見多了圈內前輩巔峰過后又被市場拋棄的場景,如今自己終究也沒能逃脫歌手的宿命。

90年代中后期,周傳雄經歷了人生中的最低谷,香港藝人搶占台灣市場的浪潮興起,盡管那時小剛已經發了自己的第八張專輯《我的心太亂》,可因為恰逢唱片公司合并解體,即便這首歌在內地很火,周傳雄仍然被迫失業,他不得不面對「無唱片可發」的窘境。

「其實你知道,當歌手只要一年沒發片,然后你走在路上,認識你的人會越來越少。」

所幸,他還會音樂制作,「只要還能做音樂,火不火,沒關系。」

1998年,「小剛」時代徹底成了周傳雄的過去時,他改回了本名,決定重新出發,成為了一名音樂制作人。

第一年很慘,他寫的歌投給了很多唱片公司,卻沒有一首能賣出去,有人嫌前奏太長,有人嫌小樣沒有歌詞,最慘的時候,他曾被一家公司退回超過50首的歌曲。

不過那時周傳雄也會積極尋求機會,比如一些大牌制作人拖稿寫不出歌,唱片企劃便會給他打電話,問他有沒有合適的歌,他每次都說「有」,然后熬夜趕制。

即便如此,很多時候都是石沉大海,沒有回應。

直到某天唱片公司找到他,說歌手張克帆準備出個新專輯轉型,并邀請他擔任制作人,他果斷答應,并花了半年的時間,為他制作出《寂寞轟炸》這張神專——直接創下銷售紀錄「六白金」。

他又用音樂開啟了屬于周傳雄的黃金時代。

之后,他制作的歌基本上首首爆火,為陳慧琳寫的《記事本》,成為無數少男少女去KTV必唱的歌曲之一;

給那英寫的《出賣》,更是直接打開了她的內地市場,還擊敗王菲的《寓言》拿到金曲獎最佳女歌手;

為周華健寫的《有沒有一首歌讓你想起我》,歌詞朗朗上口,字字句句皆灌注了他對音樂的熱愛。

或許是命運的召喚,做制作人期間,他會到唱片行賣碟的地方做市場調查,結果無意間看到有人盜版他的歌,還被瘋狂翻版了上百次。

出于紀念心理,每次逛音像店他都會買幾版碟片,直到最后家里堆了一百多張他才停下,那張盜版碟里放著的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黃昏》。

這首歌曾是他在近乎絕望的狀態下寫出來的,那時卻成了他通往音樂的一束光,他決定回歸歌手的身份。

于是后來,才有了我們耳熟能詳的《男人的海洋》《寂寞沙洲冷》《關不上的窗》......

2004年7月,35歲的周傳雄終于等來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場演唱會,在新加坡舉辦,唱到《黃昏》這首歌時,他幾度落淚。

對他而言,這首歌對他鼓舞太大,他為演唱會寫了一段話:

嘿,你有沒有過夢想,或是說失去過夢想,我有過,但也破滅過,從玩團的大專生,到小剛時期,到寫歌制作,有一度我以為我不會再出唱片,直到有一天在異鄉的街頭,我聽到了一首自己的歌,這首歌在大街小巷不停地被播放著,因為這首歌改變了我,因為這首歌讓我相信,只要堅持下去,哪怕在冰天雪地里,也會開出美麗的花朵。

可這朵花剛發芽,尚未綻放,又在寒冬的黃昏中悄悄夭折。

2014年,45歲的周傳雄又不幸染上胃病,和尋常胃痛不同,一米七八的他一度瞬間暴瘦到49公斤,他這才意識到這次胃病的嚴重性。

之后他尋求醫生幫助做了各種檢查,甚至癌癥檢查都做了,最后被確診為胃部幽門螺旋桿菌嚴重超標,醫生建議他停下工作安心休養,無奈之下,他決定退圈休養一段時間。

「銷聲匿跡」的那段時間,謠言四起,有人說他「病逝」,但真正讓他痛苦的并不是這些外界的謠言,而是他不能正常創作。

偶爾手癢創作時,只要一進入創作狀態,身體就會持續消瘦,病情也總是這樣反反復復,「那幾年真的蠻痛苦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為了轉移注意力,他開始專注生活,偶爾看看散文,偶爾發呆放空自己,忽然有天,他開始學會真正地放下:很多東西并不能強求,很多時候你更應該要掌握自己的節奏,不要隨著這個世界而起舞。

時隔8年再回歸,他推出了自己的第十八張專輯《念念不忘》,有對新朋舊友陪伴在身邊的感激,也有對多年來追求完美的自己的和解。

盡管曾經,年過半百的他淪落到在三四線城市商演走穴,亦或是在《天賜的聲音2》中一輪游,而導師椅上坐著的卻是23歲的孟美岐......

人們唏噓這是華語樂壇的一次「蒙羞」,并憤怒高呼「小丑在殿堂,大師在流浪」,但周傳雄并不為此感傷,「不要去糾結人生,我獲得了最好的結果。」

是啊,如今的他仍在創作自己熱愛的音樂,即便成為別人眼中的「過氣歌手」他也不在意,「我就是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分享作品,心靈上的交流,更享受過程。」

他不排斥參加綜藝節目,這次上了《我們的歌4》再唱《黃昏》,歌聲里多了幾分被時間洗煉后的釋然和溫柔,因為排名墊底,很多粉絲還為他感到意難平。

此外,曾經因為父母離異對婚姻悲觀的他,如今也收獲了最好的愛情,還和心愛的人育有一兒一女。

兩人相識于周傳雄的歌曲《沒有你的日子》的MV,Vivian是MV的女主角,合作之后,兩人以朋友的身份相處,后來才日久生情成為情侶。

戀愛期間,他曾明確告知對方自己并不打算結婚,但很快他發現對方對自己愛得毫無保留,于是克服了對婚姻的陰影,在2001年和她低調結婚領證。

這次生病,妻子更是無微不至地全程照顧,周傳雄為了表達感激,還為她寫了一首歌《時不知歸》,「因為有你,是背后的堡壘,你的寬容,樸素優美,執子之手,無怨無悔,像魚兒前后隨行共陶醉......」

當外界還沉浸在對他悲情的想象中無法自拔之際,他早與自己的內心達成和解,并在每一幕黃昏里擁抱了屬于自己的美好。

任外界滄桑變化,任觀眾唏噓不已,周傳雄依然覺得自己已經足夠幸運,因為這些年來,他一直在做自己熱愛的音樂,且還有歌迷喜歡他的音樂,這就足夠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