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虎」已經長大!蘇有朋拒在「披哥2」賣情懷,不愿靠回憶殺吸睛,凍齡神顏展現「少年感」,蘇有朋過人的清醒

自從在《披荊斬棘》(以下簡稱為「披哥2」)唱響了《愛》和《紅蜻蜓》,蘇有朋便點燃了一把回憶殺。當這種突圍模式逐漸被其他男星們效仿時,9月1日播出的「披哥2」一公舞台幕后,蘇有朋抗拒扮成五阿哥或者花無缺,不愿意利用自己的古裝熒屏形象再賣弄情懷,這也映射出其清醒的一面。

作為華語歌壇的經典記憶,蘇有朋和吳奇隆、陳志朋組成的「小虎隊」至今已經刻入無數觀眾的記憶。而他唱響昔日代表作時,自然就點亮了萬千觀眾的心扉。

用情懷來主打記憶殺無疑是「披哥2」的人氣利刃,不僅蘇有朋的舊作搶眼,任賢齊初舞台時的那曲《傷心太平洋》也成功引起全場合唱。

只是對比初舞台可以演唱自己的作品,每個參賽的藝人都能想方設法立起自己的標簽,第一次公演的舞台則是全部重新分隊后按所爭取到的歌曲演繹。

為了讓自己的隊伍更加出彩,杜德偉更是在三天時間里趕忙做出全新的表演服,從服裝到配飾都全面復原了他在《第八號當鋪》里的扮相,這也成功讓現場都直呼感覺到了記憶洶涌。

與金瀚、王大陸、周柏豪一起分到表演曲目《霍元甲》,蘇有朋立即拿出自己作為導演的天賦,開始不斷設想在每一趴要如何安排設計,只為追求最完美的舞台,加大自己組合的勝算。

四人原本的舞蹈難度也一再升級,頻繁排練至凌晨才結束。

對于如何在自主設計的部分加深亮點也一度讓四人都非常糾結,金瀚現場提議蘇有朋再次上演記憶殺,扮成其經典的古典形象示人,瞬間可以拿捏住觀眾。

面對王大陸追問蘇有朋的經典古裝熒屏形象是誰時,金瀚更是直言自己的童年記憶全部被其占據。

從《還珠格格》到《絕代雙驕》、《倚天屠龍記》等作品,蘇有朋的這幾個角色至今都難以被超越。

不過他卻嚴詞拒絕,表示團隊表演不應該過度突出某一個人。

此外,蘇有朋也認定自己已經上演過一次情懷殺,如果連續用固定的橋段,會讓觀眾產生不舒服。這番話雖然打斷了金瀚的建議,卻映射出了蘇有朋的清醒。

曾經每年寒暑假必重播的《還珠格格》讓蘇有朋成為觀眾記憶里的五阿哥,也導致時間過去20年,大家依然都只記得蘇有朋是大明湖畔的永祺。

已經演過不少角色力求轉型后,蘇有朋甚至還在社交平台上自嘲無論自己多麼努力的轉型,都耐不住劇集的一次次重播。

而蘇有朋也時常使用自己這些角色的表情包,甚至來參加「披哥2」時也調皮地用了五阿哥的表情包。他顯然知道這些作品在觀眾心里的分量,但是不愿意反復利用這些角色在組合表演里制造話題,則可以看出如今的他早已轉身。

不過在《霍元甲》的表演里,蘇有朋也貢獻出一段戲腔的高音唱段,并未秀出古裝扮相的他卻拿出了在拍攝《風聲》時積攢的功底。

為了出演名伶白小年,蘇有朋為了這個戲份并不算多的角色特意去學昆曲演唱,從眼神到唱法和發音方式都反復咂味,最終在周迅、李冰冰、王志文、張涵予等眾人飆戲里也毫不顯弱。

這個角色也被認為是蘇有朋告別奶油小生路線的起點。

時間過去了13年,蘇有朋此次拒絕秀出古裝造型,卻唱出戲腔,48歲的他也從細節里展示自己的變化,雖然外界依然認定他是那個「乖乖虎」,但其實早已長大,思維縝密且目標清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