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演「晴雯撕扇」,把10版楊冪和87版安雯一起看,差別就出來了

《紅樓夢》是四大名著中公認最有意境的小說,因其意義深刻,語言優美,甚至有「紅學」流傳于世。

黛玉葬花,寶釵撲蝶,晴雯撕扇、湘云醉臥……即便沒讀過原著,對「紅樓四大名場面」也應該有所耳聞。

如果說「湘云醉臥」是《紅樓夢》中最為優美的場景,那「晴雯撕扇」一定是最為俏皮的。

晴雯撕扇的情節,則是出現在《紅樓夢》原著中的第31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雙星」。

迄今為止,最為經典的87版《紅樓夢》和2010版《紅樓夢》中,都對「晴雯撕扇」這個場景有頗為細膩的拍攝和刻畫。

今天,番茄君將兩個版本中的這個情節做一比較,把10版楊冪和87版安雯一起看,差別馬上就出來了。

一、兩版晴雯演員的適配度做對比

要看「晴雯撕扇」,首先要看 晴雯是個怎樣的姑娘

在《紅樓》中,晴雯是十二釵副冊,她生得貌美優雅,天真俏皮,尤其針線活更是一絕。

因為晴雯長相好,言談舉止待人接物都不錯,所以她是賈寶玉的丫鬟。只不過,晴雯的性格并不溫柔,她性情直率張揚,不會拐著彎說話,常常因言惹事。

所以她在王夫人等一干人眼中的形象很不好,是個「狐貍精」,最終被王夫人趕出賈府,因病而死。

在87版《紅樓夢》中,扮演晴雯的是 安雯,她原名叫張靜林,京劇出身,長相姣好,身段更是優越,有著中國古典美女特有的氣質。

安雯最早是由 張君秋推薦進入《紅樓夢》劇組,她最初定下的角色其實是林黛玉,但因陳曉旭氣質扮演黛玉更勝一籌,安雯就飾演了晴雯一角。

安雯長相清麗,古典婉約,柳葉彎眉,眉眼含情,身材好氣質佳容貌棒,出演晴雯綽綽有余。

事實也證明,安雯版的晴雯,是《紅樓夢》影視化版本中最為經典的晴雯形象。

在穿著打扮上,87版《紅樓夢》的主創們,并未給安雯增加多余的墜飾,服裝以典雅秀麗為主,妝容十分清新淡雅,唯一改變的,是額前的幾縷空氣劉海,和高高的、配有飾配的發髻。

戴上兩個水滴形的耳環,加上優美的身段,安雯版的晴雯,就像是直接從曹雪芹原著中走出來的一樣。

再看2010版《紅樓夢》,此版本中,飾演晴雯的人選,經過立項,海選,造勢,最終確定為由小花 楊冪飾演。

那時候的楊冪剛剛24歲,還很青澀,滿臉透著稚氣,臉型看起來有些方,尤其下巴的地方,整體看來,缺少了安雯版本的清新秀麗和端莊典雅。

不過楊冪身材高挑,身段很好,在氣質方面,扮演晴雯也是沒什麼問題的。

但問題在于,新版《紅樓夢》的美術設計實在是太過「先鋒」,為了表現劇中小姐們的貴氣,他不僅給一眾金釵貼上了「銅錢頭」,晴雯的腦袋上更是插了兩根紅色的雞毛。

每每看到楊冪的晴雯造型,頭頂艷俗的布質假花和兩根飛揚的雞毛就會占據觀眾的視覺焦點。

不僅如此,楊冪版晴雯頭頂的盤發,能十分明顯地看到與真發的區別。

這假盤發不僅僅增加了人物形象上的分裂感,還讓楊冪看上去略顯老氣,并不像個性格俏皮,活力滿滿的丫頭。

所以單就造型和演員選角的適配度上來說,87版《紅樓夢》自然是更勝一籌的。

二、「晴雯撕扇」場景道具對比

「晴雯撕扇」的經過是這樣,端午節這天,寶玉因為金釧兒死亡事心情很糟糕,恰好晴雯給寶玉換衣服時,不小心把他的扇子跌折了。

寶玉因此發怒,訓了晴雯幾句,沒想到晴雯是塊暴炭,立馬反唇相譏。這下寶玉炸了鍋了,丫鬟們勸了好久,才將他勸好。

后面吃酒席的時候,寶玉和晴雯也沒有互動。酒席作罷,寶玉才主動去找晴雯說軟話,隨后才有了晴雯撕扇的一幕。

87版的《紅樓夢》,拍攝「晴雯撕扇」的場景,是嚴格按照原著來拍攝的。因為時至端午,天還很長,所以時間雖是在黃昏,但天還沒有完全黑的時候。

兩人對話的時候,晴雯睡在花園的一張床上,旁邊有綠色的植物遮陽,鳥語花香,很是愜意。

尤其晴雯的這身裝扮,和她丫鬟的身份相符,碎花的布衣,因睡覺而垂下來的一縷頭髮,看上去也十分真實。

二人的對話多發生在房門前,對話的時候雖然晴雯主導情緒,但主仆關系并未錯位,寶玉還是那個公子哥,看起來也很舒服。

再看10版《紅樓夢》中的撕扇場景。

劇中,寶玉找晴雯道歉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四周都是深夜里夏天的蛐蛐叫,至少在時間的選擇上,新《紅樓》晴雯撕扇的場景,是和原著不符的。

在道具上,新《紅樓》準備了一張寬大的竹床,不僅可以躺下兩個人,寶玉還直接躺在了床上。

后面有曖昧的氛圍燈和屏風,前面有在床上斗嘴的孤男寡女,時間又是黑夜,夜深人靜,只聽得蟲叫。

說話又莫名提到「一塊洗澡」這樣的事,不知道導演真正想表達的是什麼。

從寶玉和晴雯的對話中,也很難讀到主仆關系的意味,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在里面。

曖昧這個東西,原著中本來也是存在的,但沒有新版《紅樓》這麼露骨的表達。

無論是場景道具,還是氛圍營造上,87版《紅樓》在嚴格按照原著的節奏一步步拍攝,但新版《紅樓》,顯然有點改編過度,甚至上了點「尺度」,讓人不適。

三、「晴雯撕扇」的演員表演

經典的「晴雯撕扇」,其實有兩個撕扇子的場景,第一個是撕掉了寶玉的扇子,第二個是撕掉了麝月的扇子。

先看87版《紅樓》中,安雯的「晴雯撕扇」的表演。

撕寶玉的扇子之前,兩個人有一段很長的對話,我們之前說,晴雯的性格里有搞怪俏皮的特點。

在寶玉勸她,跟她說好話的時候,安雯版的晴雯,就已經有那麼點「得理不饒人」的架勢了。

寶玉說完,晴雯一把拿過寶玉的扇子,就撕了起來。

如果注意細節,其實可以看到,在撕寶玉的扇子之前,晴雯有一個明顯的停頓動作。

這個動作,一是顧忌寶玉和自己主仆的身份差距,而是在想,這個扇子到底撕不撕?

撕吧,怕又惹怒了寶玉做了錯事;不撕吧,自己又沒法出氣。

后面撕扇的時候,晴雯干凈利落,看寶玉的反應。

結果寶玉拍手叫「撕得好,撕得好」,于是晴雯徹底放下了心結,開始邊撕邊笑起來。

這笑聲爽朗悅耳,明顯是女孩子歡快的聲音,氣氛也很輕松活潑。

到了第二個場景,寶玉奪過麝月的扇子讓晴雯撕的時候,她的表演更好。

這次,因為有了第三人麝月,所以她和寶玉自動成了「一伙」,撕扇子的時候跟寶玉有了眼神交流。

這眼神,是嬌羞,是狡黠,也是一種俏皮的嬌嗔,有點挑釁的意味,但更多像是孩子般的打鬧和嬉戲。

尤其開撕的時候,雖然有任性的成分在里面,但晴雯時刻關注著寶玉和麝月的狀態,「看人下菜碟」,根據寶玉的情緒,來調整自己撕扇子的動作和快慢。

這一方面是被他們的主仆關系決定的,畢竟仆人撕其他人的東西,會害怕,猶豫,充滿試探和謹慎。

另一方面,晴雯也在看麝月的反應,如果麝月因為撕扇的事情情緒太過激動,她也可以很快停下來。

整個表演過程一氣呵成,安雯飾演的晴雯,將這個角色的性格特點,尤其是率真自然,鬼馬精靈,嬌魅可愛的一面展示得恰到好處,對人物的理解,也可謂入木三分,十分厲害。

尤其這兩段表演中的眉目傳情和眼神戲份,至今看來,依舊經典,引人入勝。

再看10版《紅樓》中,楊冪的「晴雯撕扇」的表演。

新《紅樓》中的撕扇情節,也分為兩段,分別是撕寶玉和麝月的扇子。

撕寶玉扇子的時候,跟老版不同,新版是晴雯從寶玉手中要過去了,讓晴雯的性格多了一層強勢和霸氣。

在撕之前,晴雯還拿著扇子前前后后觀察了一番,好像在欣賞自己的「獵物」,讓晴雯這個人帶了點破壞欲。

隨后,晴雯開始動手撕扇。

她的撕扇與安雯不同,全程并沒有任何晴雯和寶玉的眼神交流,只是給一次次被撕開的扇子幾個特寫。

并且撕扇子之前,晴雯小聲「哼」了一下,像小人得志,更像是把宅斗戲帶到了《紅樓》中。

看楊冪的表情,似乎并不是享受撕扇子帶來的心理安慰,也不是為了撕扇子以緩和與寶玉的關系,就是單純想撕,想發泄。

那種咬牙的使勁以及因為撕扇子稍稍變形的表情,會營造一種小人得志的不適感,破壞了「晴雯撕扇」的氛圍。

再看第二段。

麝月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手里拿的是團扇。團扇就是那種一體的扇子,與折扇不同,團扇其實是不好撕的。

不知為何道具師想要用這麼一把扇子,但對楊冪來說,撕這樣的扇子顯然是個挑戰。

團扇撕開的過程聲音并不大,看得出來楊冪撕這把扇子用了不少的勁兒,撕扇子的過程中,依舊沒有任何眼神交流和特寫,并且配著十分陰郁的背景樂,感覺就像是寶玉和晴雯以破壞物件為樂。

可能為了渲染戲劇沖突,新版《紅樓》中,還加入了麝月和寶玉、晴雯爭執的戲份。

爭執中,寶玉在一邊加油叫好,活像地主家的傻兒子;晴雯則在一邊表情夸張,像個刁蠻潑辣的村婦。

麝月則委屈地不行,如果沒有前半段的劇情,單看這一段,好像就是寶玉和晴雯在欺負麝月一般,破壞了原著的氣氛。

這場景,哪像「撕扇子作千金一笑」,算是徹底毀了「晴雯撕扇」這個經典的情節。

最后,番茄君做個總結:

安雯飾演的晴雯,無論從說話語氣、台詞、姿態還是眼神方面,表演幾乎無可挑剔,尤其撕扇過程中與寶玉的眼神交流,所體現出來晴雯的心理狀態和對這個角色的細膩展現,配得上「經典」二字。

楊冪飾演的晴雯,在年齡和體態上,與晴雯這個形象還是十分貼合的,只可惜因為道具、導演和造型師等其他主創人員的關系,對這個情節做了諸多魔改。

比如:時間的錯位,晴雯寶玉關系的曖昧,撕扇的刁蠻跋扈以及二人與原著不符合的氣質與狀態,都讓新版《紅樓》中的「晴雯撕扇」,成了全劇最大的敗筆之一,與經典的87版《紅樓》更是比無可比,放在一起看,差距很大,云泥之別。

所以,一些經典的電視劇,如果沒有足夠的耐心和誠意,還是不要翻拍為好。這不單單是時間、技術、經濟的問題,更是態度的問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