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本弱為母則剛!單親媽媽「打3份工」養育3胞胎,苦撐11年后卻接到電話:孩子出事故了

每個女人都可能做過這樣一個夢: 夢到自己沒有正式的工作、沒有雄厚的背景、沒有積蓄、沒有任何人的肩膀可以依靠,但在這樣的壓力下卻還要撫養一個孩子。

幾乎所有的女人都會被這樣的夢哭醒,但好在大部分女人夢醒時分會發現身旁還有人可以依靠。

可在武漢卻有這麼一個女人,她將所有女人的「噩夢」照進了現實, 不同的是,她有三個嗷嗷待哺的孩子需要撫養,她就是徐珍琴,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也是一個單親媽媽。

視角來到湖南衛視的《奇妙漢字》競賽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三胞胎就是徐珍琴的三個兒子,這也讓人們發現了坐在台下為他們加油的徐珍琴。

很難想象,一個單親媽媽是怎樣將三個兒子培養到如此優秀。

徐珍琴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坎坷,讓她能夠鼓足勇氣養活三個孩子? 看遍了名人軼事,回首讓我們近觀平凡母親如何單挑逆境人生。

堅強不是天生的,而是生活所迫,看起來堅強的徐珍琴曾經也是個幸福的女孩子。

徐珍琴對于武漢來講是一個外來務工人員, 她從2000年開始就背井離鄉,離開安徽來到武漢打工。

雖然沒有任何生存技能,但是卻有一雙勤勞的雙手, 徐珍琴白天在工地做飯,晚上五點以后還要到城里的飯店做服務員。

城市雖大,遇到愛情卻并不難, 徐珍琴不久后就在工地認識了她未來的丈夫陸華,陸華也是務工人員,在工地上做工,是一個非常憨厚的漢子。

兩人2003年結婚后,徐珍琴就有了身孕,并誕下了三胞胎:陸文羿、陸文蓼、陸文翛,雖然夫妻倆沒什麼文化,但是依舊買來一本字典,給三個兒子取了這有意義的名字。

三個小子十分可愛,甚至有些調皮,經常讓忙了一天的徐珍琴和陸華忙活的抓耳撓腮, 但再苦再累,三張稚嫩的小臉咧嘴一笑,也就什麼疲憊都顧不上了。

一家五口可以說是街坊四鄰羨慕的對象,要知道三胞胎不好遇到,降臨到誰家那便是一種福氣。

但生活里一下子多了三個兒子,陸華和徐珍琴萬沒有掉以輕心,翻了三番的生活成本讓他們必須努力工作, 也好在徐珍琴有丈夫可以維持收入,自己可以用一部分精力照顧孩子。

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2005年,在工地干活的陸華突然眼前一黑暈倒在地。

實際上,平凡人的苦往往是說不出的,陸華其實身體上早就出現了問題,但為了三個兒子他一直忍住一言不發, 直到這次住院才得知自己已經患上了重度的心臟病和中度糖尿病。

男人是家里的主心骨,遇到這種情況,徐珍琴沒有半分猶豫,拿出了全部的積蓄給丈夫住院治療。

這也是生活開始折磨她的前奏, 徐珍琴這邊要照顧丈夫,那邊還要照顧三個孩子,而且還要打工賺錢。

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樣的生活徐珍琴過了六年,六年中她眼看著丈夫經歷了數次治療但收效甚微,幾年辛苦打拼出的積蓄也早就消耗殆盡。

2014年,徐珍琴的丈夫陸華還是沒能挺過病痛的折磨而離世,留下了孤兒寡母四人,因為家里已經沒什麼錢,陸華的骨灰也只能寄存在價格低廉的殯儀館,沒有一塊像樣的墓地。

丈夫離世后徐珍琴在一段時間內十分崩潰、茫然,她不知道該如何獨自面對生活,三個兒子的開銷也讓她不知所措。

徐珍琴想過帶著三個孩子回去安徽老家的農村,這樣可以節省下很多花銷,但她也知道花銷是小了,但代價卻是賭上了三個孩子的未來。

思來想去徐珍琴咬牙做了一個決定, 那就是帶著孩子們在武漢這座城市里扎根,就算自己拼了命也把孩子們供到大學。

一個女人的剛強往往就是從無依無靠開始,那麼究竟那些年徐珍琴是怎樣度過的呢?

自從丈夫離世,徐珍琴就帶著三個兒子租了一個房租相對便宜的房子,一天時間下來,徐珍琴沒有一刻閑暇時光。

從早上五點鐘開始,很多人還在睡夢中的時候,徐珍琴就已經起床開始給三個兒子準備吃的,一直忙活到早上六點,到家附近最優惠的菜市場去買豬蹄。

徐珍琴這些年雖然沒什麼特別的技能,但是鹵豬蹄做的卻是一絕,新鮮的豬蹄加上她秘制的鹵料,鹵出來的豬蹄香氣撲鼻, 而這些豬蹄卻不是自己來吃的,而是拿出去賣的。

沒錯,賣鹵豬蹄也是徐珍琴收入的來源之一,她會在早上就把買來的豬蹄煮爛、加工,然后鹵好。

接下來徐珍琴并不會閑下來, 她還有另外一份工作,那就是家政服務,為雇主打掃室內衛生、做飯,完成工作后已經是下午一點,雖然這份工作下班早,但她卻依舊不能停下來。

徐珍琴需要馬上啟程回家檢查自己早上鹵好的豬蹄,并且還要照顧三個兒子,在三個孩子沒長大之前,徐珍琴不知遭了多少罪。

忙到下午三點多鐘,徐珍琴就要將幾十斤的豬蹄裝到自己的移動攤位上,開始朝夜市奔去。

生活雖然艱辛,但卻也要樂在其中。

徐珍琴為人和善,從不與人抱怨,與其說她不愿分享負面情緒,不如說她沒時間糾結這些,靠自己的雙手賺錢養活三個兒子才是當務之急。

但這也讓徐珍琴結了不少善緣,徐珍琴的房東知道了她的情況頗為感動,甚至為她減免了半年的房租,她做家政的雇主聽說了她的事也經常送她一些生活用品。

雇主經常以家里不需要為由把東西塞到徐珍琴手里,可徐珍琴知道, 這根本不是廢品,都是九成新的東西,正所謂人間自有真情在,徐珍琴也只能心里默默的感謝好心人。

但如果說這樣的生活不令人疲倦那絕對是假話, 徐珍琴每天賣鹵豬蹄到很晚,收拾好攤位車就已經午夜十二點。

每次晚上回到家,徐珍琴都會輕手輕腳,生怕吵醒了熟睡的三個兒子,可有時候還是不免會吵醒孩子們。

母慈則子孝,孩子們看著徐珍琴一臉倦容哪有不心疼之理,可徐珍琴每次都會強迫自己吊起精神說: 「你們快睡,媽媽一點都不困,精神著呢。」

可盡管如此辛勞,徐珍琴的月收入也沒有破萬,雖然養活自己足夠, 可三個兒子也到了上學的年紀,這花銷又翻了幾番,這點收入也只能夠勉強應付。

令徐珍琴感動的是,三個兒子從不嫌棄家里窮,反而十分體諒她的辛勞, 三個孩子里的老大陸文羿每天放學都帶著兩個弟弟到處撿瓶子賣錢,然后把錢悄悄放進母親兜里。

而且徐珍琴也發現,三個孩子好像從不生病,這麼多年沒去過一次醫院。

可實際上哪有不生病的人呢?三個孩子每次生病都會堅持不打針不吃藥,直到自愈,這個過程中他們不會說一個病字,更是避免被媽媽發現。

但最讓徐珍琴動容的是一個雨夜, 那天下著大雨,街上人很少,忙了一天的徐珍琴沒有吃晚飯,還在收拾著自己的攤車,當天說是饑寒交迫也不為過。

可轉過頭去就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影子,那是老大陸文羿的身影,他是專程來給徐珍琴送飯的。

其實三個孩子每天都會輪班給媽媽送飯, 但那天雨忽然下得極大,徐珍琴根本沒想到這樣的天氣,陸文羿還會堅持來送飯。

當陸文羿說出飯在懷里沒有涼的時候,徐珍琴再也忍不住眼淚,摻著淚水吃完了這碗飯,她知道,自己這些年的罪沒有白受。

可一想到三個孩子從小到大吃得最好的東西就是媽媽沒賣出去的鹵豬蹄,徐珍琴心里說不出的愧疚。

日子固然清貧,可孩子們健康成長才是徐珍琴最希望的。

可在2016年發生了幾件事讓徐珍琴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一天徐珍琴在雇主家做家政,突然接到了三兒子陸文翛班主任老師的電話,老師在電話里語氣急促地說道: 「你快來醫院,你兒子上學路上被車撞了!」

徐珍琴腦子嗡的一下,險些栽到地上,要知道她拼了命的工作不就是為了兒子麼,她接受不了兒子發生任何意外。

去醫院的路上,徐珍琴魂不守舍,她恨不得一下飛到兒子身邊。

直到她看到兒子囫圇個地躺在病床上這才心里的大石落了地, 那天徐珍琴沒有責怪、也沒有多余的言辭,只是抱著兒子痛哭。

雖然兒子傷勢不重,但住院也花了不少費用, 這讓徐珍琴意識到眼下這點收入應付孩子的學雜費還可以,發生什麼意外這點積蓄根本就是杯水車薪。

于是徐珍琴咬牙又添了一份工作,那就是早上五點替人看肉鋪,八點接著去做家政,這麼一來徐珍琴的時間就更緊了。

可厄運專找那苦命人,身兼三職的徐珍琴在三兒子經歷交通事故后,自己也經歷了一次交通事故。

徐珍琴每天早出晚歸,雖然她嘴上不說,但身體早已經吃不消了,那天清晨四點多鐘她睜眼就起床,騎上電動車就往肉鋪趕,殊不知意外悄然降臨。

因為起得太早,精神不集中的徐珍琴在馬路上直接與一輛大貨車相撞,徐珍琴當場暈厥,血流不止。

好在這場意外并沒要了徐珍琴的性命,雖然傷勢重,但并沒有生命危險。

躺在病床上的徐珍琴氣得直拍大腿,她沒有記恨撞她的貨車司機,反而對自己的行為而后悔。

原本徐珍琴想多打一份工貼補家用,可結果鬧了個「賠了夫人又折兵」, 自己是家里唯一的勞動力,三個孩子還在上學,這也就意味著家里「斷了糧」。

但最難受的還是徐珍琴的三個兒子,母親起早貪黑他們都看在眼里,如今落得這副田地心中那是說不出的苦。

正當一家四口不知所措之時,一雙無比溫暖的手正向他們靠近。

三兄弟所在班級的班主任張菊榮老師聽說了這一家的悲慘遭遇,自掏腰包付了徐珍琴的住院費用,并親自來到醫院慰問。

三兄弟在學校里常常助人為樂,人緣極好,這下有了老師的帶頭,全校同學開始踴躍捐款,務必要這一家人渡過難關。

可徐珍琴的一句話卻讓所有人淚目: 「我還是個健全的人,出了院可以繼續打工,你們的錢我不能要。」

但所有人都知道,徐珍琴不接受募捐,生活上根本就過不下去,她這麼做完全是咬著牙為三個兒子樹立榜樣。

這是徐珍琴在三個兒子還小時就注入的教育觀念,以身作則,她要告訴三個兒子,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以不勞而獲為恥。

為此張菊榮老師極力地勸說: 「這些錢是大家的心意,既然大家湊足了這筆錢哪有退回去的道理,你不收那就是負了所有人的一番好心。」

徐珍琴最后想著,沒有錢苦了自己沒關系,可不要這筆錢,三個兒子吃飯都成了問題, 還是無奈收下了這筆募捐,并對老師和同學們表示了深刻的感謝。

不只是三兄弟的老師和同學對這個家庭的照顧,徐珍琴一直服務的雇主都放下手頭的事情來醫院特意看望她,人間溫情也不過如此。

這一次徐珍琴住院三個月, 三個兒子每天都來醫院照顧母親,陪著母親做康復,還貼心地給母親講學校里發生了什麼。

一個母親最開心的莫過于看到孩子成長,曾經嗷嗷待哺的三個小家伙仿佛一夜間長成了可以獨當一面的大人。

但這次意外也讓徐珍琴從忙碌的生活中停頓下來,也難得有機會每天和孩子們在一起待這麼久。

這也讓徐珍琴開始思索, 自己起早貪黑忙著打工,卻忽略了孩子們成長的黃金時段最需要的是陪伴,于是決定出院后每個禮拜都要抽一天時間和孩子們待在一起。

而三個孩子也都很聰明,學習成績名列前茅, 徐珍琴文化水平不高,她甚至不敢提出學習建議怕耽誤兒子,可她也有自己的方式來教育,那就是鼓勵。

哪怕是考試失利,徐珍琴也依舊給兒子加油打氣,這種鼓勵教育法也頗有成就,孩子們帶回來的好消息也越來越多。

2017年,老大陸文羿參加全省中學生橋牌錦標賽拔得頭籌,拿了雙人組第一和團體第二的好名次。

2018年上半年,陸文羿參加全國青少年智力運動大賽,帶領全組拿到了全國冠軍。

2018年三胞胎中考,550分滿分的試卷,老二老三考了近500分,考進了省實驗,老大陸文羿成績稍差一點,考進了東華中學。

2019年,三兄弟同台競技,攜手參加了湖北衛視的《奇妙的漢字》中文比賽,再次成為全場焦點

在決賽中對手失利的情況下, 三兄弟主動將自己的比賽時間與對手拉齊,這一舉動讓全國觀眾都為之一振,小小年紀就有如此風范,即便得了第二名也稱得上是雖敗猶榮

而下台后,三兄弟把所有的光環都交給了媽媽徐珍琴: 「我們自幼喪父,是媽媽不遺余力養大我們,也是媽媽教會我們生而為人要有君子之風范。」

這樣的家庭條件是沒辦法選擇的, 但徐珍琴雖然沒有給三個兒子足夠的物質財富,卻給足了他們精神財富。

還記得徐珍琴在《奇妙的漢字》后台說過的一句話: 「我什麼都不求,只希望我的兒子們健康成長,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才。」

寥寥數語,卻看得出徐珍琴滿臉的自豪。

用戶評論